《武漢肺炎起源單一,極短時間內已經人傳人》

已確認:
1.) 首名確診病人沒有到訪過野味市場
2.) 病毒樣本的基因組多樣性極低,有八組是完全一樣的(其中部份病人沒有到訪過野味市場),在廣東和深圳的樣本則有一個突變,然而非常可能只是技術差異。這說明病毒極短時間內已經發展成人傳人。
3.) 從第二點可見,病毒來自單一源頭,也許是單一或單一群體的動物引入到武漢,接觸多人,然後大爆發。
4.) 但是,首名確診病人沒有到訪野味市場,他又是如何染病呢?
5.) 又是誰將這單一病毒源帶到武漢呢?真正的原爆點又是哪裡?

簡單講,一開始所謂「沒有人傳人」,或者「有限度人傳人」,要不是騙人,要不是無知,病毒很早期已經人傳人。中國和世衛到處宣揚不用擔心是靠害。

圖像裡可能有文字

刺針相關論文:https://www.thelancet.com/journals/lancet/article/PIIS0140-6736(20)30183-5/fulltext#fig1

早期樣本演化樹:
http://virological.org/t/preliminary-phylogenetic-analysis-of-11-ncov2019-genomes-2020-01-19/329
http://virological.org/t/phylogenetic-analysis-of-23-ncov-2019-genomes-2020-01-23/335

《新型人類冠狀病毒演化小知識》

(為方便,下文一律用WARS代表2019新型人類冠狀病毒。)

  1. 蝙蝠是多種冠狀病毒的自然宿主,研究發現部份蝙蝠品種感染沙士、中東呼吸綜合症(MERS)病毒的近親。(1,3) 
  2. 其中基因組最為接近沙士的,是2005年在廣西蝙蝠發現的類沙士病毒RP3樣本。 (6)
  3. 果子貍冠狀病毒和沙士相近,故當年相信是由果子貍傳到人類。後來發現其實早期SARS樣本(廣州GZ02),與蝙蝠更相近,所以另一個假說是,由蝙蝠感染人,再傳到果子貍裡與人類交叉感柒,然後再傳回給人。(5) 至於為何一開始有人會感染蝙幅病毒,而又有足夠時間和機會演變成人傳果子貍或人傳人呢?無法追溯。
  4. 追溯1983年的駱駝樣本,相信MERS病毒是在超過三十年前由蝙幅傳駱駝,再因為三十年來人類和駱駝共生的關係,演變出人傳人MERS。(7)
Figure 2
  1. WARS是SARS的近親,也是其他蝙蝙冠狀病毒的近親,說明他們有共同祖先。和WARS最接近的近親,是在逝江舟山蝙幅樣本(CoVZXC21, CoVZXC45),暫時只能推測是蝙蝠傳人,或是蝙蝠傳中介,再傳給人,但為何能在短時間內演變成人傳人,很難考究。(5,13)(見第六點)
  2. 暫時所得的WARS樣本,基因都極度相似,十一個樣本裡有三個是完全一樣的,而有幾個只有0.01%差異,有可能只是技術誤差。而三個完全一樣的樣本,其中兩個是從武漢到了泰國的病人,兩人均沒有到訪野味市場。冠狀病毒是突變率極高的病毒,不同源頭的病毒有一樣的基因,沒有到訪野味市場也中了同樣的病毒,說明病毒是在極短期內人傳人爆發。學者推測有可能是在十二月底發生。(4)
上圖首三個樣本,兩個來自泰國患者,一個來自武漢,是完全一樣的。
  1. 野味市場的危險,是多個物種在衛生極差的環境下,互相感染,成為了病毒的培育場,為了適應各物種增加了多樣性,就更易培育出能感染人類的病毒。然而,野味是從何感染的?蝙蝠嗎?野味市場真的有蝙蝠嗎?如果沒有,不和蝙蝠互動的野味,如何有足夠感染機會,演化出能維持在野味的變種?如果是演變成野味病毒,再培育出傳染人類的突變,為什麼不是先發展有限度感染人類,提高多樣性演變適應人類,足以人傳人,而是突然短時間內就成了單一人傳人的源頭,機理是如何?
  2. 武漢的P4病毒研究所,相信會用猿猴做病毒研究,加上中國隱惡揚善的工作風氣,2017年有美國專家警告過其安全性。中國科普博覽報導了P4病毒研究所的開放日,表示研究所會在猴子注射致命病毒。(9)
  1. SARS病毒利用細胞的ACE2受體(你可以當作是細胞的其中一個鎖匙洞)進入細胞體內,而人類ACE2受體和猴子ACE2能被SARS病毒辨認的部份,是完全一樣的(和果子貍,則是58%相同)。簡單說,如果SARS是鎖匙,人類和猴子的SARS鎖匙洞有一樣的匙槽,可合理推斷SARS病毒感染人類和猴子的能力應該非常相似。(5) 而最新研究發現,WARS病毒同樣透過ACE2感染細胞。(10)
人類ACE2受體和猴子ACE2能被SARS病毒辨認的部份,是完全一樣的,和果子貍,則是58%相同。
  1. 2004年,北京實驗室洩漏過沙士病毒,導致一人死亡,九人感染,幸得及時制止。(11)
  2. 順便講個病毒外洩的故事。1918年導致上億人死亡的西班牙流感H1N1,在不斷與人類共同演化後,降低了致命性,然後在1954年消失,被H2N2取代。然而,H1N1在1977年憑空復活,而最令科學家驚訝的是,復活的病毒,居然更接近1950年封存的版本,說明很有可能是實驗室外洩。1977年的起始爆發點,是中國。(12)

我的看法:WARS是短時間內人傳人爆發,最初起源應該是蝙蝠,但蝙蝙病毒如何短時間內發展成人傳人,很難追溯。暫時科學的證據,無法證實是否來自野味市場,或是實驗室外洩。但我認為兩者皆有可能,而且有可能是實驗室外洩到野味市場,再大爆發。當然,不能以科學角度證實,只屬猜測,看倌自行判斷。

參考:
1.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like virus in Chinese horseshoe bats. Lau SK, et al. Proc Natl Acad Sci U S A. 2005.
2. Wong S, Lau S, Woo P, Yuen K-Y. (2007)Bats as a continuing source of emerging infections in humans. Rev Med Virol 17: 67-91
3. Woo P. C. Y.; Lau S. K. P.; Chen Y.; Wong E. Y. M.; Chan K.-H.; Chen H.; Zhang L.; Xia N.; Yuen K.-Y.Rapid Detection of MERS Coronavirus-like Viruses in Bats : Potential for Tracking MERS Coronavirus Transmission and Animal Origin. Emerging Microbes Infect.2018, 7, 1.10.1038/s41426-017-0016-7.
4. http://virological.org/t/preliminary-phylogenetic-analysis-of-11-ncov2019-genomes-2020-01-19/329            
5. Recombination, Reservoirs, and the Modular Spike: Mechanisms of Coronavirus Cross-Species Transmission Rachel L. Graham, Ralph S. BaricJournal of Virology Mar 2010, 84 (7) 3134-3146; DOI: 10.1128/JVI.01394-09
6. https://www.ecohealthalliance.org/2020/01/phylogenetic-analysis-shows-novel-wuhan-coronavirus-clusters-with-sars
7. Müller MA, Corman VM, Jores J, et al. MERS coronavirus neutralizing antibodies in camels, Eastern Africa, 1983-1997. Emerging Infect Dis. 2014;20(12):2093-5.
8. https://www.nature.com/news/inside-the-chinese-lab-poised-to-study-world-s-most-dangerous-pathogens-1.21487
9.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5389631
10. https://www.biorxiv.org/content/10.1101/2020.01.22.914952v1.full.pdf
11. https://www.chinadaily.com.cn/english/doc/2004-07/02/content_344755.htm
12. Article Source: The Re-Emergence of H1N1 Influenza Virus in 1977: A Cautionary Tale for Estimating Div
ergence Times Using Biologically Unrealistic Sampling Dates Wertheim JO (2010) The Re-Emergence of H1N1 Influenza Virus in 1977: A Cautionary Tale for Estimating Divergence Times Using Biologically Unrealistic Sampling Dates. PLOS ONE 5(6): e11184. https://doi.org/10.1371/journal.pone.0011184
13.https://www.ncbi.nlm.nih.gov/pmc/articles/PMC6135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