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去何從?集中型社交網絡的危險》

facebook-01

Facebook (面書)近日的「洩密」事件掀起了極大輿論,Whatsapp創辦人Brian Acton更鼓勵刪除面書 ,陸續出現#DeleteFacebook的討論。我的歐洲同事,大多不太著緊,亦說財團操控媒體,並非新事。明顯,我們這世代不太在乎私隱。的而且確,財團操控媒體非新事,但論程度與可預見的發展方向,集中型社交網絡,可以是很可怕的怪物。然而,殺死一頭怪物,不代表世界就會和平,甚至可能是釋放更可怕的魔物。我會在以下總結集中型社交網絡的危險,知道這些原則,才保障日後就算網絡生態改變,我們不會落入其他陷阱中。

這次事件披露了Cambridge Analytica利用過五千萬人的Facebook資料,開展了針對個人設計的選舉工程。神不知鬼不覺之下,你的Facebook Newsfeed就已放滿度身訂造的選舉廣告。如果你不明白這有多「可怕」,我邀請你在自己的Facebook,到設定-廣告,看一看,你就會明白,你在Facebook的一舉一動,全部都有記錄。我貼了自己的(已經是最得體的一版),你看一看大概已知道我喜歡什麼了吧。透過這些活動,Facebook就知道你的性格、習慣、嚐好,從而改變你Newsfeed的內容,達到最佳的廣告效益,甚至影響你政見。

Screen Shot 2018-03-26 at 01.46.51.png

為了保障自己,我建議你:
一、將Facebook設定-應用程式(apps)中所有不需要的程式刪除
二、將手機Facebook App不必要的權限關閉
三、將Facebook設定-廣告設定幾項設定為不顯示

在Newsfeed演算法更新前的Facebook,的確曾凝聚了社會力量,甚至幫助了阿拉伯之春;在主流傳媒都由政府財閥操控下,Facebook曾經是容納異見的平台;基於Facebook是綜合社交平台,傳播力強,不少人因Facebook而接觸以往不會了解的資訊,受到啟蒙,甚至參與討論。這有如在公民廣場論政,是在連個榕樹頭下歇腳都沒有的現代社會最為缺乏的,亦是建立公民社會必有的土壤。問題是,現在的主流社交媒體仍能做到這角色嗎?Facebook已經不止一次因政見打壓言論,亦會受人錢財,改變面書顯示的東西。我認同立刻放棄Facebook是不智的,而暫時亦未有平台能取代Facebook,但主流社交媒體的禍害與隱憂,早晚要面對。不過這些問題,又是不是「移民」就能解決?而「移民」,又是否代表走回舊路,回到以前以論壇和分散站點的網絡生態?

我將集中型(centralized)社交媒體的危險總結成四點:
一、言論自由。
文章與資料發佈權,全部在財團手中,他們甚至有權把用戶禁言。已有不少無理禁言的例子,甚至出現追溯事件。
二、受操控的媒體內容。
由新自由主義橫行開始,美國容許公司擁有多個媒體(cross media ownership) ,導致美國主流媒體,竟然只屬於六個財團,正如香港大部份出版商和傳媒都由幾個財團控制。現在,連你的社交平台,都是由財團操控。更可怕的,是社交媒體比其他媒體更無孔不入。
三、個人數據化剖析(Personal Profiling)。
社交媒體與智能手機收集你所有的行為,轉化為數據。你的行為變得可預計,以往只是購物習慣,現在連你性取向,政見,性格都可以預測。集中的社交媒體,也方便進行實驗,找出有效操控個體行為習慣的方法。
四、私隱與資訊安全。
香港政府多次向Facebook索取個人資料,在2016年就達3541次!(提醒你,Facebook Messager 不是預設加密的,即是Facebook完全可以查看你和朋友之間的對話,除非你設成Secret Conversation。) 加上你的行蹤會被記錄,很容易就能預計你的實際位置,以及真正身份。
五、低質資訊泛濫。暫時的傳媒營運模式仍靠點撃率,亦鼓勵不斷發貼,所以平台充斥大量的click bait、剽竊或毫無營養的內容。
六、壓抑文字交流。流行平台都不鼓勵文字交流,Twitter只有140字限制,年輕人甚至只用Instagram Snapchat,連傳播短文的平台都沒有。

這幾點,是無論你Delete Facebook與否,都要知道的。否則轉到Twitter Vero,問題依舊,甚至轉到去中心化(Decentralized)的平台,都會一樣。去中心化平台,意即推廣獨立站台,防止一台獨大,不會由一間公司控制你所寫所讀。而現時流行的去中心化平台,包括mastodon,就像邦聯制,你可以加入不同的站台(instance),每個站台有不同守則,但聯盟的站台之間可以交流。然而,去中心化平台是否上述幾點的靈丹妙藥?

暫時的去中心化社交平台,也只由一個大中心,去到一個小中心,技術上並未解決權力集中的問題。況且,就算像Bitcoin,模式近乎distributed,意即無任何銀行、政府、或個體有權發行或擺弄貨幣,但結果Bitcoin市場還是由大戶操控,亦有不少洐生工具與集中平台處理Bitcoin,甚至由於無政府監管,不少人落入騙案中。就mastodon.social這我剛開始用的站台而言,條款也包括禁止種族歧視、性別歧視、排外等等言論。也就是說,只要moderator被收買,或者政見不合,同樣可以刪post,同樣可以出賣你的資料。而小型中心,未必有足夠人手處理安全問題,所以資料可能更容易被黑客盜取。所以安全起見,試玩新平台時,不要上載私人的資料。另外我不認為mastodon能代替facebook,是因為他是twitter代替品,同樣鼓勵大量無法組織的短訊,亦不便引用討論,作為發佈平台有效,但作為資訊和討論平台,仍有很大空間。

Screen Shot 2018-03-26 at 03.36.25

我個人立場,是不放棄Facebook,但同時嘗試新平台。Facebook仍然是未可取代的平台,壞處眾多,但暫時依然有凝聚力,亦能做到擴散傳訊,促進討論的效果。然而,Facebook不斷走下坡,前景不明朗,就以本專頁為例,由於Newsfeed機制,不要說Reach新用戶,連觸及Follower也難。更甚,某某新聞都可以誤判行山而一夜消失,如果不先準備,當Facebook不幸玩完,什麼凝聚力都會一夜消失,更可怕是慢慢消失也不自知。無論是為私利為自保,還是為了網絡生態發展,也應試用新平台,或許會創出新機會。我明白經營新平台需要人力物力,而且前景不明,可能功虧一簣,但就算組織不做,個人也可以做,留條後路,開條生路。與其說DeleteFacebook,不如說是開拓新路。

Screen Shot 2018-03-26 at 05.15.04
北歐心科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