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新知:爸爸做運動能有更聰明孩子?後天因素也能影響「遺傳」

fatherExercise-01

德國哥廷根神經退化疾病中心的團隊,發現有做運動的雄鼠,竟然會提升後代的認知能力!即是說,做運動的爸爸,會生出更聰明的孩子嗎?這和我們以往對遺傳的理解一致嗎?

自從人類發現了生物的遺傳機理後,我們一直相信所有遺傳訊息,都記載在基因序列裡面。這些遺傳密碼,就好像一本書,代代相傳。我們這本書,由DNA中GTAC四個鹼基字母寫成,我們以往相信,單憑GTAC的排列組合,我們已從父母得到所有遺傳密碼,作為生命藍圖,生而成人。曾幾何時,我們以為父母的後天環境影響,不會遺傳到下一代。舉個簡單例子,華人父母就算染了金髮,生出來的孩子也肯定是黑髮的,這似乎是常識。

但是,近幾十年,科學家發現在GTAC的組合以外,原來有更多其他可「遺傳」的訊息,包括DNA的化學改變,染色質結構改變,直接打包各種RNA到精子卵子等等。用回書本的例子,就是原來當父母把遺傳密碼書給你時,除了書本的正文外,上面還有一堆螢光筆,筆記,小紙條,書簽,甚至是摺疊好的書頁。而這些都不須受正文限制,甚至可以被後天影響。這門學問,現在統稱為「表遺傳學」(Epigenetics)。

這周在《Cell Reports》刊登了一篇文章 [1],發現了雄鼠的運動量會影響後代的認知表現!德國哥廷根神經退化疾病中心(German Center for Neurodegenerative Diseases (DZNE) Göttingen) 教授André Fischer的團隊,把雄鼠分成兩組,一組提供玩具與跑步輪,增強其運動強度,另一組則是普通的對照組。他們發現,增強運動的的雄鼠,生出來的鼠寶寶,在成年後,海馬體神經元有更高的「長期增強作用」(Long term potentiation,LTP),即是說牠們有更高的神經可塑性,而海馬體神經可塑性,已知和認知能力有很大關係。研究人員進一步為老鼠做行為實驗,檢視其認知能力,包括學習恐懼的能力,以及在水池迷宮尋找出路的能力。綜合幾種行為實驗結果,他們發現這些老鼠比普通老鼠的後代,提升了認知能力。

研究人員發現,原來在增強運動的雄鼠精子入面,有更高的miRs 212/132,一種微RNA(micro RNA),有抑制部份基因的作用。他們在增強運動的的雄鼠的精子中,同時注入miRs 212/132的抑制劑,就發現這些神經可塑性及認知能力的提升都消失了。這說明增強運動的的雄鼠,是透過提升miRs 212/132,提升後代認知能力。回到上述書本的例子,鼠爸爸在精子中打包了小書簽(miRs 212/132),令鼠寶寶更「聰明」,這些都是鼠爸爸後天努力運動的結果,長遠影響了後代成年後的認知能力。

儘管這是小鼠實驗,未能反映人類情況,但miRs 212/132在脊椎動物之間比較守恆,也許有類似功用。研究人員下一步,會嘗試比較運動量不同的人,有否miRs 212/132的差異。無論如何,運動對人整體健康也十分重要!女朋友們太太們,現在又多一個理由可以迫你配偶做運動了!

1.) Benito E, Kerimoglu C, Ramachandran B, et al. RNA-Dependent Intergenerational Inheritance of Enhanced Synaptic Plasticity after Environmental Enrichment. Cell Rep. 2018;23(2):546-554.

《何去何從?集中型社交網絡的危險》

facebook-01

Facebook (面書)近日的「洩密」事件掀起了極大輿論,Whatsapp創辦人Brian Acton更鼓勵刪除面書 ,陸續出現#DeleteFacebook的討論。我的歐洲同事,大多不太著緊,亦說財團操控媒體,並非新事。明顯,我們這世代不太在乎私隱。的而且確,財團操控媒體非新事,但論程度與可預見的發展方向,集中型社交網絡,可以是很可怕的怪物。然而,殺死一頭怪物,不代表世界就會和平,甚至可能是釋放更可怕的魔物。我會在以下總結集中型社交網絡的危險,知道這些原則,才保障日後就算網絡生態改變,我們不會落入其他陷阱中。

這次事件披露了Cambridge Analytica利用過五千萬人的Facebook資料,開展了針對個人設計的選舉工程。神不知鬼不覺之下,你的Facebook Newsfeed就已放滿度身訂造的選舉廣告。如果你不明白這有多「可怕」,我邀請你在自己的Facebook,到設定-廣告,看一看,你就會明白,你在Facebook的一舉一動,全部都有記錄。我貼了自己的(已經是最得體的一版),你看一看大概已知道我喜歡什麼了吧。透過這些活動,Facebook就知道你的性格、習慣、嚐好,從而改變你Newsfeed的內容,達到最佳的廣告效益,甚至影響你政見。

Screen Shot 2018-03-26 at 01.46.51.png

為了保障自己,我建議你:
一、將Facebook設定-應用程式(apps)中所有不需要的程式刪除
二、將手機Facebook App不必要的權限關閉
三、將Facebook設定-廣告設定幾項設定為不顯示

在Newsfeed演算法更新前的Facebook,的確曾凝聚了社會力量,甚至幫助了阿拉伯之春;在主流傳媒都由政府財閥操控下,Facebook曾經是容納異見的平台;基於Facebook是綜合社交平台,傳播力強,不少人因Facebook而接觸以往不會了解的資訊,受到啟蒙,甚至參與討論。這有如在公民廣場論政,是在連個榕樹頭下歇腳都沒有的現代社會最為缺乏的,亦是建立公民社會必有的土壤。問題是,現在的主流社交媒體仍能做到這角色嗎?Facebook已經不止一次因政見打壓言論,亦會受人錢財,改變面書顯示的東西。我認同立刻放棄Facebook是不智的,而暫時亦未有平台能取代Facebook,但主流社交媒體的禍害與隱憂,早晚要面對。不過這些問題,又是不是「移民」就能解決?而「移民」,又是否代表走回舊路,回到以前以論壇和分散站點的網絡生態?

我將集中型(centralized)社交媒體的危險總結成四點:
一、言論自由。
文章與資料發佈權,全部在財團手中,他們甚至有權把用戶禁言。已有不少無理禁言的例子,甚至出現追溯事件。
二、受操控的媒體內容。
由新自由主義橫行開始,美國容許公司擁有多個媒體(cross media ownership) ,導致美國主流媒體,竟然只屬於六個財團,正如香港大部份出版商和傳媒都由幾個財團控制。現在,連你的社交平台,都是由財團操控。更可怕的,是社交媒體比其他媒體更無孔不入。
三、個人數據化剖析(Personal Profiling)。
社交媒體與智能手機收集你所有的行為,轉化為數據。你的行為變得可預計,以往只是購物習慣,現在連你性取向,政見,性格都可以預測。集中的社交媒體,也方便進行實驗,找出有效操控個體行為習慣的方法。
四、私隱與資訊安全。
香港政府多次向Facebook索取個人資料,在2016年就達3541次!(提醒你,Facebook Messager 不是預設加密的,即是Facebook完全可以查看你和朋友之間的對話,除非你設成Secret Conversation。) 加上你的行蹤會被記錄,很容易就能預計你的實際位置,以及真正身份。
五、低質資訊泛濫。暫時的傳媒營運模式仍靠點撃率,亦鼓勵不斷發貼,所以平台充斥大量的click bait、剽竊或毫無營養的內容。
六、壓抑文字交流。流行平台都不鼓勵文字交流,Twitter只有140字限制,年輕人甚至只用Instagram Snapchat,連傳播短文的平台都沒有。

這幾點,是無論你Delete Facebook與否,都要知道的。否則轉到Twitter Vero,問題依舊,甚至轉到去中心化(Decentralized)的平台,都會一樣。去中心化平台,意即推廣獨立站台,防止一台獨大,不會由一間公司控制你所寫所讀。而現時流行的去中心化平台,包括mastodon,就像邦聯制,你可以加入不同的站台(instance),每個站台有不同守則,但聯盟的站台之間可以交流。然而,去中心化平台是否上述幾點的靈丹妙藥?

暫時的去中心化社交平台,也只由一個大中心,去到一個小中心,技術上並未解決權力集中的問題。況且,就算像Bitcoin,模式近乎distributed,意即無任何銀行、政府、或個體有權發行或擺弄貨幣,但結果Bitcoin市場還是由大戶操控,亦有不少洐生工具與集中平台處理Bitcoin,甚至由於無政府監管,不少人落入騙案中。就mastodon.social這我剛開始用的站台而言,條款也包括禁止種族歧視、性別歧視、排外等等言論。也就是說,只要moderator被收買,或者政見不合,同樣可以刪post,同樣可以出賣你的資料。而小型中心,未必有足夠人手處理安全問題,所以資料可能更容易被黑客盜取。所以安全起見,試玩新平台時,不要上載私人的資料。另外我不認為mastodon能代替facebook,是因為他是twitter代替品,同樣鼓勵大量無法組織的短訊,亦不便引用討論,作為發佈平台有效,但作為資訊和討論平台,仍有很大空間。

Screen Shot 2018-03-26 at 03.36.25

我個人立場,是不放棄Facebook,但同時嘗試新平台。Facebook仍然是未可取代的平台,壞處眾多,但暫時依然有凝聚力,亦能做到擴散傳訊,促進討論的效果。然而,Facebook不斷走下坡,前景不明朗,就以本專頁為例,由於Newsfeed機制,不要說Reach新用戶,連觸及Follower也難。更甚,某某新聞都可以誤判行山而一夜消失,如果不先準備,當Facebook不幸玩完,什麼凝聚力都會一夜消失,更可怕是慢慢消失也不自知。無論是為私利為自保,還是為了網絡生態發展,也應試用新平台,或許會創出新機會。我明白經營新平台需要人力物力,而且前景不明,可能功虧一簣,但就算組織不做,個人也可以做,留條後路,開條生路。與其說DeleteFacebook,不如說是開拓新路。

Screen Shot 2018-03-26 at 05.15.04
北歐心科學

《應該打流感疫苗嗎?流感疫苗的製作、效用與風險》

vaccine1.jpg

前言

今年流感肆虐,席捲北半球,香港和我身處的歐洲也不例外。我在兩邊也有醫生朋友,都從他們聽到戰場前線的嚴峻。由2018年第二周算起,香港已累計227宗嚴重流感個案,當中有123位不幸病逝,其中有兩位是五歲以下兒童 [1]。疫症嚴重,香港人煙稠密,公共衛生意識不足,導致人心惶惶,就算不怕自己中招,亦怕家中長者與孩童感染流感。我身邊有不少幼童家長,更是憂心,都紛紛討論應否打流感針。無奈網上充斥各種流言,有時難分真假,加上本年疫苗效用較低,實時估計只有17-31% [2] (針對香港主要流行的乙型流感,效用是37-55%),就連我工作的環境,既有醫生亦有科學家,對流感疫苗看法亦不一。作為科研人員就更要嚴謹,不能妄下定論,所以我讀了些學術論文與報告,希望能更了解流感疫苗,從而作出合理的判斷。

疫苗本應是科學討論,但在社會輿論下卻是敏感的題材,甚至是兩極的,爭論往往是熾熱甚至不理性的,要麼反對全部疫苗,要麼支持所有疫苗,但疫苗安全真的這麼壁壘分明嗎?所以我必須澄清以免誤會,我既非反疫苗人士,但亦不會一面倒支持所有疫苗,對現今藥廠霸權也有所顧忌。儘管反西醫及反疫苗運動很多時候伴隨著反智、謠言與恐懼,但他們對西醫的不信任並非空穴來風,我們更要檢視藥物安全,有良性的討論,才能釋除公眾疑慮。最後,我不是醫生或免疫學家,以下只是個人考慮,並非醫學建議,但我的推論都會基於可靠的論文,唯知識或未見全面,難免有缺漏,望能拋磚引玉,得到專業人士的意見與指正。本文嘗試以科普方式,深入淺出帶出疫苗的機理與效用,希望能消除誤解與恐懼,說明真正應該考慮的好處與風險。

疫苗與免疫系統:疫苗基於天然原理

疫苗普及無疑是二十世紀最偉大的醫療改革,大大降低了嚴重傳染病的傳播與相關的致死率,致命的天花更因此絕跡人間 [3]。人體是不少有害細菌與病毒生長的溫床,但很多細菌和病毒都是不良居民,稱作病原體 (Pathogen),大舉入侵繁殖,吃盡營養,排放毒素,殺死細胞,導致不同疾病甚至死亡。幸好人類演化了高級的免疫系統,有如一支軍隊,抵御外敵,一般情況下都能在你不為意下擊退入侵者。可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部份病原體的繁殖力及傳播力極高,不是身體的免疫系統一時能駕御,此時我們便會生病。大病大痛,很不好受吧?面對惡菌惡病毒,我們的免疫系統為了不再輸給同一個敵人,會訓練一支特種部隊(免疫記憶,Immunological memory),懂得辨認且記住敵人,嚴陣以待,當同一個敵人再次出現,這支部隊就會極快繁殖,在病原體得勢前將其殲滅。疫苗正正就採用了我們這天生、自然的特性,透過削弱或死亡的病原體做軍事訓練,令我們在遇到真正敵人前,做好準備。故此,一般情況下,打一次疫苗,身體都會終身受保護,而且成效很高。那麼,為什麼流感疫苗,卻要年年打一次,而且成效比其他疫苗低?

Untitled_Artwork(1)

流感疫苗的製作:此疫苗不同彼疫苗

原來,我們的特種部隊辨認敵人時,是靠敵人身上的蛋白質,稱為抗原(Antigen),你可以想像成病毒戴的帽子。只要抗原改變了,就可以像特工般喬裝潛入身體,免疫系統便未必能認出敵人。流感有不同的「品種」(病毒株),每年流行的毒株都不同,它們的抗原也不同。故此,世衛每年都會收集各地實驗室結果,透過實驗與數學模型,預測下季度流行的流感,一般情況下都是準確的,絕非「賭大細」,但亦會出現今年的情況,沒有預計到美國H3N2的爆發,導致當地疫苗效用降至10%,而香港流行的B/Yamagata,則不包括在三價疫苗入面,但包括在四價疫苗入面。世衛每年會在二月會審核研究數據並公佈三至四種北半球的預測流感毒株,相關的疾病控制中心會驗證並準備好病毒株,送到藥廠,將幾種病毒打進受精雞蛋入面繁殖。每隻雞蛋,大約能生產一個疫苗份量 (45微克流感血凝素 hemagglutinin) [4]。其後,提取雞蛋細胞並殺死病毒,再局部分離出病毒外殼,作為抗原,製成疫苗。經過簡單的品質監控,以及美國FDA的審批,就會推出市面。整個過程是六至八個月,實際生產則是大概四至五個月[5]。所以,和傳統疫苗不同,流感疫苗每年的成份都會改變,而且為了趕上流感季,有極快的生產周期。

vacprocess.jpg

流感疫苗的成效:為何成效低

讀到這裡,或者你已明白為何流感疫苗成效每年不同,而且不及傳統疫苗有效。因為疫苗只針對世衛預測的幾個病毒株,打了疫苗仍有機會感染其他流感株,甚至,當世衛預測失準,疫苗的功效就會大大降低。而就算預測準確,流感疫苗仍有個大挑戰-流感變種。流感病毒的突變能力極高,短時間內就可以改變抗原,喬裝易容,這稱為抗原漂移(Antigenic drift),甲型流感更加可以與其他流感混合洗牌,獲得新抗原,此乃抗原轉移(Antigenic shift),流感甚至可以在同一流感季內變種 [6],流感變種後,我們的免疫系統便無法辨認新種,導致疫苗失效。同樣因為流感突變能力高,疫苗用的病毒有可能在雞蛋裡面變種,適應了雞蛋的環境,與在人類間傳播的病毒截然不同,疫苗變相失效,2013及2015年H3N2疫苗的成效低,正正就是這個原因 [7]。要概括疫苗成效,一般會用疫苗效用 (Vaccine effectiveness, VE) 作為指標,即降低感染的風險。舉個例,VE 50%即代表相比未接種群體,接種群體會有少一倍感染人數,亦即代表,如果你本來患流感的機會是5%,接種後就會是2.5%。由於每年的流感疫情與疫苗都不同,每個研究的結果亦有所不同,一般指出VE大約10%到60%不等 [8],但大多都是基於觀察結果,並沒有用安慰劑做對照試驗。獨立研究機構Cochrane嘗試總結不同對照試驗的結果,指出普遍流感疫苗對健康成人的成效是40%,小童大約30%,補正了流感感染率的話,即要71個成人接種,才能保護一人[9, 10, 11]。加上,研究結果的不一致,令人困惑,甚至有個別研究指出其中一年兩歲以下小童的VE是 -7% (對!是負數!),而同一研究翌年結果卻是66% [12]。這令人質疑,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是如何決定信納哪個研究,用以支持疫苗政策呢?

Untitled_Artwork

流感疫苗的風險與隱憂

凡事都有風險,就算駕車會有意外風險,但你也不會不駕車吧?同樣道理,使用醫藥與疫苗時,必須平衡好處與風險,上面講了流感疫苗中規中舉的成效,但各國CDC依然鼓勵打針,只說「暫時這是最有效的方法」,「打了比沒打好」。如果壞處不大,撇除公帑該不該亂花的問題,打針似乎也沒差。那流感疫苗有什麼風險呢?首先,暫時已知流感疫苗的短期健康風險極低,而疫苗與自閉症的關連也早已被澄清了無.數.次.[13],我便不多說了。但我仍然有一個隱憂-自體免疫疾病 (autoimmune disease)。上述說過,我們身體有支特種部隊,可以辨認敵人的帽子(抗原),殲滅敵人,但在罕見情況下,這支特種部隊可能會發瘋,認錯自身的細胞是敵人,大舉攻擊,最極端的例子之一,就是系統性紅斑狼瘡。目前,大多自體免疫疾病的成因未明,但已知道部分病毒感染有機會誘發自體免疫疾病,當中包括流行性感冒 ![15] 暫時的假說,是部分病毒帶有類似人類自體抗原,令免疫系統錯認自體為敵(分子模仿 molecular mimicry),或者在抗敵時不小心把旁邊的自身當成敵人(旁觀者效應 bystander activation)[14]。流感有機會導致自體免疫疾病,但流感疫苗會嗎?答案卻令人憂慮,1976年,1992及1993年的流感疫苗個案,以及2004年的系統性評估,發現了部份流感疫苗提高了吉巴氏綜合症(Guillain-Barré syndrome, GBS, 一種自體免疫疾病) 的患病率 [14],亦有研究發現部份人在接種流感疫苗後檢測到對付自體的自身抗體(Autoantibody),有可能代表疫苗有能力激活部份自體免疫,只是他們並沒有自體免疫的病癥 [16, 17]。

這些都說明了流感疫苗和自體免疫疾病有一定關聯,CDC最常的講法,是感染流感而得到自體免疫疾病的風險,要比打疫苗而患病的風險高,所以還是應該接種。但我的憂慮是,不打疫苗,我每年不幸至多感染一種流感,但打流感疫苗,即是我確保自己每一年都在血液裡注射四款高劑量流感株抗原,儘管我不會因疫苗得到流感,但對於免疫系統而言,就類似同時被四款病毒感染,增加「分子模仿」或「旁觀者效應」的機會。更何況,由於生產周期快,疫苗的安全,只能基於以往經驗,無法就每隻新疫苗先做動物實驗測試,問題是,每年抗原不斷改變,誰能確保新一年的疫苗不會提高自體免疫的風險?另外兩個例子,分別是發現曾經感染1957年H2N2流感的人,在2009年感染H1N1的死亡率會更高 [18],以及發現人體對首次遇到流感類型的免疫力會更強(Flu imprinting,流感銘印)[19],這些都說明了流感感染或刺激,會長遠影響免疫系統對不同流感的反應,結果可能五十年後才發現,更無法預計每年幾種流感珠抗原刺激會帶來的長遠影響。

我再說,凡事都有風險,每個人都要就自己情況考慮。本季死亡的流感患者,有81%是慢性病患者[1],所以對慢性病患者以及身邊的人來說,流感疫苗也許就是利多於弊。但對我來說,由於我有長期免疫系統活躍問題,我無法預計每年接種新疫苗的後果,所以不敢承擔不必要的風險。但其他重要的疫苗,我都接種,因為我知道不接種的風險更大。我重申,這是我個人選擇,因為不打流感而患病,儘管健康人士的嚴重或死亡個案極低,但同樣是風險,必須自己衡量。如果有醫生或免疫學家朋友,有更好的意見,歡迎提出。

結語

無論如何,流感疫苗的成效最高只有60%,接種後仍不保證百病不侵,要保護自己、家人與社區,無論有否接種,都必須注重個人衛生與健康,有充足睡眠與運動,有病就要留家休息,有流感癥狀就要求醫。對於新興的醫藥,我們必要謹慎,特別是醫療行業人士,更要嚴謹,為社會守望。現今的醫藥系統的確有不足之處,須要監管,新自由主義自七十年代橫行,用私有化和外判等方式,任由私營機構取代公營機構,欣然以商業模式營運政府部門,導致官商勾結嚴重,很多時候,連政府也是想賺錢,難免令人不再信任政府。商人的最大目的是賺錢,是人性,是常識,絕非甚麼陰謀論,儘管我們必須承認,很多藥物發展都需要財雄勢厚的藥廠,我的研究亦受惠於藥廠贊助,但藥廠不是善堂,必須嚴密監管,才能確保公眾利益。

01-waage

Untitled-3

北歐科學文青-兩果

[1] 《流感速遞》,第15期05號,香港衛生防護中心,8th Feb 2018. https://www.chp.gov.hk/files/pdf/fluexpress_week05_08_02_2018_chi.pdf

[2] Weekly influenza update, week 5, January 2018, European Centre for Diseas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https://ecdc.europa.eu/en/publications-data/weekly-influenza-update-week-5-january-2018

[3] Rappuoli, R., Mandl, C. W., Black, S. & De Gregorio, E. Vaccines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society. Nat. Rev. Immunol. 11, 865–872 (2011).1. Rappuoli, R., Mandl, C. W., Black, S. & De Gregorio, E. Vaccines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society. Nat. Rev. Immunol. 11, 865–872 (2011).

[4] Influenza vaccines — United States, 2017–18 influenza season. (2018, January 26). Retrieved February 10, 2018, from https://www.cdc.gov/flu/protect/vaccine/vaccines.htm

[5] Minor, P. D. & Minor, P. D. Vaccines against Seasonal and Pandemic Influenza and the Implications of Changes in Substrates for Virus Production. Clin. Infect. Dis. 50, 560–565 (2010).

[6] Carrat, F. & Flahault, A. Influenza vaccine: The challenge of antigenic drift. Vaccine 25, 6852–6862 (2007).

[7] Wu, N. C. et al. A structural explanation for the low effectiveness of the seasonal influenza H3N2 vaccine. PLOS Pathog. 13, e1006682 (2017).

[8] Seasonal Influenza Vaccine Effectiveness, 2005-2017. (2018, February 08). Retrieved February 10, 2018, from https://www.cdc.gov/flu/professionals/vaccination/effectiveness-studies.html

[9] Demicheli, V., Jefferson, T., Ferroni, E., Rivetti, A. & Di Pietrantonj, C. Vaccines for preventing influenza in healthy adults.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18). doi:10.1002/14651858.CD001269.pub6

[10] Jefferson, T., Rivetti, A., Di Pietrantonj, C. & Demicheli, V. Vaccines for preventing influenza in healthy children.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18). doi:10.1002/14651858.CD004879.pub5

[11] Jefferson, T., Rivetti, A., Di Pietrantonj, C. & Demicheli, V. Vaccines for preventing influenza in healthy children.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18). doi:10.1002/14651858.CD004879.pub57. Demicheli, V. et al. Vaccines for preventing influenza in the elderly.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18). doi:10.1002/14651858.CD004876.pub48.

[12] Blyth, C. C. et al. Effectiveness of Trivalent Flu Vaccine in Healthy Young Children. Pediatrics 133, e1218–e1225 (2014).

[13] Taylor, L. E., Swerdfeger, A. L. & Eslick, G. D. Vaccines are not associated with autism: An evidence-based meta-analysis of case-control and cohort studies. Vaccine 32, 3623–3629 (2014).

[14] Getts, D. R., Chastain, E. M. L., Terry, R. L. & Miller, S. D. Virus infection, antiviral immunity, and autoimmunity. Immunol. Rev. 255, 197–209 (2013).

[15] Toplak, N. & Avčin, T. Influenza and Autoimmunity. Ann. N. Y. Acad. Sci. 1173, 619–626 (2009).

[16] Toplak, N. et al. Autoimmune response following annual influenza vaccination in 92 apparently healthy adults. Autoimmun. Rev. 8, 134–138 (2008).5. Toplak, N. et al. Autoimmune response following annual influenza vaccination in 92 apparently healthy adults. Autoimmun. Rev. 8, 134–138 (2008)

[17] Perdan-Pirkmajer, K. et al. Autoimmune response following influenza vaccination in patients with autoimmune inflammatory rheumatic disease. Lupus 21, 175–183 (2012).

[18] Gagnon, A. et al. Pandemic Paradox: Early Life H2N2 Pandemic Influenza Infection Enhanced Susceptibility to Death during the 2009 H1N1 Pandemic. MBio 9, e02091-17 (2018). MBio 9, e02091-17 (2018).11.

[19] Gostic, K. M., Ambrose, M., Worobey, M. & Lloyd-Smith, J. O. Potent protection against H5N1 and H7N9 influenza via childhood hemagglutinin imprinting. Science 354, 722–726 (2016).

《Stranger Things》- 向八十年代Cult致敬與精彩剪接

《Stranger Things》是近期Netflix大熱的科幻劇,劇情設定在1980年代,圍繞著一個小孩失蹤的各種靈異事件。《Stranger Things》 無論在故事,鏡頭,音樂,及各種細節上,都大大參考了八十年代經典科幻片,來自不同電影的懷舊元素拼湊得恰到好處,融合到同一套劇,成為了一致的風格。「懷舊」的精粹,不在舊,而在從懷舊中提煉最好的元素,並非為懷舊而懷舊。《Stranger Things》這點做得非常好,懷舊的風格,配以現代的節奏,加上劇集本來劇情緊湊,角色立體,又用了不少有趣的剪接,絕對是必看的美劇之一。

stranger_things_logo

《Stranger Things》的劇情大受八十年代經典啟發:幾個小孩奇遇異人(《ET》),異世界與異生物(《異形》),超能力與人體實驗(《Carrie》,《Firestarter》),鏡頭也有很多向經典致敬,如幾個小孩的單車追逐戰(《ET》),在黑暗的異世界探險(《異形》),與怪物黑暗的困獸鬥(《猛鬼街》),一定會勾起大家以前看明珠930的回憶,為免劇透太多便不詳術了。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其仿80年代霓虹電影標題(ITC Benguiat字體),每集開場都會出現,配以80年代風格的電子合成音樂,很有感覺。劇中也出現了不少能標誌80年代的道具,如轉盤電話,對講機,80年代單車,龍與地下城遊戲等等,我是90年代出生,成長時已有互聯網及遊戲機,很羨慕他們單憑想像力,或者聽聽歌,就可以享受一整天。

160711_TV_Stranger-Things.jpg.CROP.promo-xlarge2.jpg

劇中有不少精彩的剪接,很常用到我比較喜歡的Smash Cut 與Match Cut。Smash Cut 是情感或劇情完全相反的突然剪接,令觀眾有突如其來的落差,挑起或逗弄觀眾的情緒,最常見的則是從惡夢中醒來,很適合用於驚慄片,例如殺手下刀時突然剪到廚師在切菜。(下面連結的第2,5,8,10)。

matchcut.jpgMatch Cut 則是把畫面配合或聲音配合的鏡頭剪接在一起,多用以過場,令轉接變得順暢。畫面配合的,多以相類似的物品或構圖剪接,例如從一雙眼睛合上,轉到另一雙眼睛睜開,或者從手錶,剪到大笨鐘。而聲音配合的,可以是聲效,例如是屍體掉到水落突然剪到主角大便(這有點惡趣味),或者是對白,例如角色講起一個無關痛癢的關键詞籃球,下一鏡頭就轉到打籃球。(下面連結的第7,9,20,21,22,23,24)。

我覺得《Stranger Things》最有趣的剪接是當中把怪獸捉拿角色和另兩位角色親熱,兩個情景不斷Cross Cut,把性愛和殺戮放到一起,同時是Smash Cut 和Match Cut,十分過癮。而更有意思的,是女主角El在日常生活中,勾起在實驗室的回憶,也多用到Smash Cut,Match Cut,和Invisible Cut,令觀眾更加走進角色的心路歷程。其中一個剪接,利用了女主角第一身視點,從超級市場人們的目光轉到寶驗窒研究員的目光,則用了Cutting in Action (用鏡頭的移動做剪接)(下面連結的第11 )。

smashcut.jpg
性惡與殺戮的Smash Cross Cut

比較少會注意,較為常用的剪接則是J-Cut,J的意思,是聲軌先入,再轉鏡頭,剪輯軌道上形成一個J形。例如先聽到怪獸的聲音,再剪接到怪獸出沒,這比較符合人類日常經驗,先聽到聲音,再轉頭觀察,所以J-Cut 會較為自然。 而驚慄片中較多不同情節的突然交接,更加適合使用J-Cut。

《Stranger Things》還有不少有趣和向80年代致敬的鏡頭,大家欣賞劇情時請不忘多多發掘!誠意推介,大家看完後,也會對探索八十年代經典和不同的剪接方式更有興趣!

 

送上精選的28個鏡頭剪接: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s-paBOf2kU&w=560&h=315]

《瑞典南部都睇到極光既極光》

如果人同你講極光唔好睇,請同我掉佢落山。

話說前幾日無啦啦上網話有極光,我心諗,舊年我天寒地凍去到瑞典北部都睇唔到,你同我講走出街就有得睇?點知個個話睇到不止仲有圖有真相,嚇到我即刻熊貓.jpg,著件衫拎部相機就衝左出街。

北歐既森林仲多過seven eleven,梗有一間起左近,由於太想見到極光既緣故我一野就跑左入森林,入到深處先醒起其實睇完好似要搵路返出去。Anyway 我知極光會起北邊開始出現,望住北斗七星我就跑啊跑,最後跑到一個冇人冇燈湖邊。心諗,呢個spot除左可能無啦啦有隻狼走出來或者有人來打劫之外,都冇咩缺點,今次仲唔俾我睇到。

呢啲就叫Fifty Shades of Grey
呢啲就叫Fifty Shades of Grey

原來睇極光就同捉鬼就差唔多,未去到咒怨加椰子既級數肉眼都睇唔係好到,呢個時侯用相機一影,就會發現都唔知係唔係既綠色野。等左成半粒鐘,終於好似有少少野,但我都分唔到係唔係幻覺,自己諗多左。相機一影,果然又係,不過肉眼睇就真係綠乜鬼色,fifty shades of greys 就有佢份。朋友起第二度睇:「我睇到極光啊,不過唔係極光囉」。我心諗,究竟係唔係極光既北極光定係極光既非北極光呢,好難捉摸啊。算啦,極光同女神一樣,這輩子都不會有緣架啦。

但眼見身邊咁多勵志故事,等媽媽改嫁都等到做機師,我決定(搵朋友一齊)等落去。 等左陣,無啦啦前面一塊堍綠色飛出來,世界末日咁款,嚇到我鼻哥翁都冇綠!基督徒應該終於搵到上帝存在既證明,因為擺名係有人一筆一筆起天幕度畫畫!極光最好睇就係睇佢浮現消失,有如鬼魅既綠色畫布起天空中飄抑!_! 點解冇人話我知極光真係咁好睇?而再過一陣,個天突然有幾條綠色既蛇起北斗七星旁蜿蜒溜過,我最期待的畫面出現了!

北斗七星旁蜿蜒的綠蛇
北斗七星旁蜿蜒的綠蛇

驚喜一浪接一浪,每當我諗住走,都會有新一波。最後,北斗旁居然穿左窿倒瀉左顏料咁款,翡翠綠仲伴住緋紅進場,沿住天球放射開去!聽講紅色極光係最罕有!我果刻真係覺得人生充滿希望,好似無啦啦起天到跌左個女朋友俾我咁!極光真係好好睇,如果你叫我揀極光定女朋友,我一定揀女朋友!

有圖有真相!紫紅色極光!
有圖有真相!紫紅色極光!
襯上遠處的小鎮倒是更美麗
襯上遠處的小鎮倒是更美麗
落雨淋落來咁...
落雨淋落來咁…
極光已強到在城市燈光上都能清楚看到
極光已強到在城市燈光上都能清楚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