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開發日誌:色彩與生物學

#秘撈遊戲開發日誌  #只是遊戲原型還未做美工很醜別介意  #考考你遺傳學

這週末設計了甲蟲的顏色的遺傳學,為此參考了很多生物界中有關顏色的科學,順道為大家簡介一下。首先,我們能看得出種種顏色,主要是因為我們眼睛內部的視網膜上,有三種視錐細胞,負責檢察不同波長的光,分別對紅、綠、藍三種波長的光最敏感。整個可見光譜中,不同波長的光,按相應比例刺激我們三種視錐細胞,我們的大腦再將這些比例解讀成各種顏色。正因如此,紅、綠、藍(RGB)就是「三原色」,只有這三種光,就能調出絕大部份我們能見的顏色。

咦?小時候美術課學的三原色,不是「紅黃藍(RYB)」嗎?其實,美術課的「三原色」,是描述顏料的,和光的三原色有所不同。光的三原色是疊加的,每多加一種光,就會刺激更多視錐細胞,越加越光,三種顏色相加就會變成白光,這又叫「加色法」(Addictive Colour)。顏料呢?相信大家也知道,只會越混越暗。這是因為顏料不能發光,只能吸收光,你見到黃色的顏料,只是因其吸收掉紅光藍光,因此,每加一種顏料,就會吸收更多光,顯得越暗,這又叫「減色法」(Subtractive Colour)。而減色法下,「紅黃藍」其實也不是原色,反而是「青、洋紅、黃」(CMY),分別完全吸收紅光、綠光、藍光,更加「純正」,這樣才能調出更多顏色。不過因為歷史原因,而且對於孩童,CMY沒有RYB簡單易明(你也大概不會常用Cyan和Magenta來形容顏色吧),所以至今也是更流行的,而在印刷業中,很早已改用CMYK(K是黑色)。這裡,需要印刷的朋友注意了(特別是科學家們!),屏幕上的RGB要轉成印刷的CMYK,可能會有很大的色差,所以如果做Poster匯報,最好一開始就用CMYK設計!

生物中的顏色,也是相同原理,利用不同色素,吸收不同波長的光,以減色法調出大自然的色彩繽紛!然而,不是每種顏色的色素,都是這麼容易生產的,生物界就用不同方法補足。例如鮮紅的紅鸛(Flemingo),就是靠食物中大量的類胡蘿蔔素(Carotenoids),而變成紅色。另外,動物界中的藍色色素極為罕有,大部份動物的藍色,例如蝴蝶和孔雀,都是利用超精細的分子結構,形成光波干涉(Interference),強化藍色並消除其他顏色,由於最後的顏色是基於光反射的角度,看起來就像閃爍晶盈的藍寶石。雄性孔雀屏上的羽毛,更能以繞射光柵(Diffraction grating),形成閃光燦爛的彩色。除了減色法,部份生物還會發光!例如部份水母會生產螢光蛋白(fluorescence protein),就像漆黑中的螢火蟲一樣咁鮮明咁出眾。

有不少動物,在同一物種裡都有不同顏色,背後的遺傳學又是如何的呢?這裡就以信鴿為例,告訴大家,細微的分子改變,都會有可見的效果!信鴿主要有三種顏色:藍、棕、紅,是靠細胞內三種黑色素(melanin)(黑、棕、紅)形成,一般情況下三種色素都會生產,但由於黑色色素蓋過其餘色素(減色法!),所以有黑色色素,信鴿就是深藍色。TYRP1蛋白,是黑色色素的工廠,但在棕色鴿子中,TYRP1是失去功能的變種型【棕】(aka廢物棕),無法製造黑色素,而信鴿則只會剩下棕色和紅色色素,所以看起來就是棕色。不過,雄性有兩套TYRP1,各來自父母,只有一套壞了,還有另一套可用(雌性只有來自爸爸那套TYRP1)。所以,純種的藍色(藍/藍)和雌性的棕色(棕/無)交配,生下來就一定會是藍色,因為後代起碼有一套健全的TYRP1 (藍/棕)(藍/無)。所以,我們說藍色相對於棕色,是顯性基因,相反,棕色較於藍色,是隱性基因。紅色的信鴿,則擁有TYRP1變種型【紅】(aka 綁匪紅),不單失去製做黑色色素的能力,而且還是壞份子,會綁架負責製造黑色及棕色色素的工廠,令細胞無法製造黑色或棕色色素。結果,信鴿就只剩下紅色色素,變成紅色了。與變種型【廢物棕】不同,變種型【綁匪紅】是個綁架犯,一個已經可以綁架別人,而且會形響正常的TYRP1功能,這又叫做顯性負面(Dominant negative)。

先講這麼多,那麼問題來了:
藍鴿A和紅鴿B交配,生下來的有一半是紅、四分一棕、四分一是藍。

問題一: A再和棕鴿C交配,生了一堆孩子,請問孩子會是什麼顏色?
問題二: C再和B交配,會生出什麼來呢?

答得最好的最詳細的同學,我遊戲裡其中一條基因會以你命名!(很有科學家的感覺對不對)
Tag你快考高考/DSE生物學的朋友吧!

參考: https://learn.genetics.utah.edu/content/pigeons/color/

 

Untitled-2.png

生物圖案是如何形成的?

#秘撈遊戲開發日誌 #邊遊戲邊科學
昨晚更新了圖案系統!不會繪圖的我,如何能畫出能見人的圖案呢?答案是科學!
生物界中有很多漂亮的紋理與圖案,斑點、豹紋、線條、迷宮等等,看似很複雜!種種複雜的圖案的形成機理,一直都迷倒不少科學家。天才數學家圖靈(Alan Turing)(沒錯!又是他!)早在1952年就發表了《The Chemical Basis of Morphogenesis》(形態發生的化學基礎),大膽提出,原來只需要兩種互相影響,而又有不同擴散速度的分子,就已經足夠做出不同複雜的紋理!這個模型叫做Reaction-Diffusion Model(RD)。這些圖案,又稱為圖靈樣式(Turing Patterns)。
可惜,當時分子生物學仍在初生階段,根本無人能用實驗證明自然界的紋理是基於RD的。但愈來愈多的科學研究發現很多生物樣式都是基於RD,最著明的例子是手指發育,是基於幾個分子互相作用而自主形成樣式(1)。而科學家亦在不同動物創傷或發育過程中留意到與RD吻合的現象。圖靈早在1952年已經一早預測了!
不過,不是所有生物樣式都是圖靈樣式,另一種常見的是位置訊息模型(Positional Information, PI),由土木工程背景的生物學博士生Lewis Wolpert提出。PI 即是由已有分子濃度差異的樣式(pre pattern),相互影響後,導致不同位置有不同訊息。 PI描術了很多生物模式,包括果蠅胚胎肢節生成,亂弄這個有機會令果蠅的頭長出腳來!曾幾何時,有人以為RD與PI是敵對的,但後來證明兩者均是生物中很重要的模式,甚至互相合作,做出種種生物界中神奇的花紋樣式!
而我的遊戲,就想利用RD與PI。部份花紋我是用RD畫出來的!有興趣這裡有個網站工具,看看你能做出什麼圖案吧!
https://pmneila.github.io/jsexp/grayscott/
1.) Cooper KL. Self-organization in the limb: a Turing mechanism for digit development. Curr Opin Genet Dev. 2015;32:92-7.
Screen Shot 2018-08-28 at 12.28.03.png

《瑞典.生還手記》

就是因為多口說了句「要做個手記」,結果就真的做了個手記,明明自己繪畫和寫字都醜,所以弄了很久。要來瑞典的應該也來了,但也分享一下部份生存心得吧。其實有點不齊全,但大家有興趣知的都可以隨便發問!也可以tag你將要到瑞典的朋友!
瑞典是北歐四國之一(不算冰島的話),給人的主要印象就是又黑又冷,其實不盡如是。受墨西哥灣暖流影響,瑞典其實比同諱度的地方要暖得多,瑞典南部的氣候和歐洲大陸部份地區相約。當然,北部還是很冷的,而東部在冬天時也可以很冷。所以說瑞典冷,仍然是對的。
不過換過來,瑞典的夏天就很是明媚可人。因為地球自轉軸是傾斜的,在夏天時,無論地球如何轉,北邊也總是朝著太陽,所以越北的地方,日照就越長,瑞典北部甚至有永晝(Midnight Sun)的現象,太陽不會下山。北歐夏天,就是太陽國度,每天可享受十幾二十小時的陽光,百花齊放,莓類盛長,加上清涼爽快的天氣,十分寫意。正因夏日如此美好,瑞典人會在每年夏至(日照最長的日子)左右慶祝仲夏節,放下公事,一起到大草地中,圍著花柱載歌載舞。
而相反,冬天時北半球總是背著太陽,所以越北的地方,黑夜就越長,也會有極夜的現象,太陽完全不露面。Winter is coming!大家可以親身體會《Game of Throne》入面可怕的冬天了,又黑又冷,真的不是每個人都能承受。當然,這也意味著瑞典有不少冬日活動,例如溜冰、滑雪、雪地滑板、冰球、打雪戰、看極光、雪撬犬車、雪上電單車、焗完桑拿再跳到湖裡(這是北歐文化!)等等!所以大部份瑞典人,甚至是小孩,都是冰上雪上的高手!

正因為瑞典有極端的天氣,要生存就要有兩套準備!夏天的話,偶爾也會有炎熱的日子,所以需要少量夏裝,但出門一定要有外套,因為一日之內溫差可以很大。個人建議帶風衣和絨毛外套,兩衣在手,外擋風,內保暖,是夏天秋天的無敵組合。也非常建議帶自己的眼罩,因為除非你有很好的窗廉,否則長時間的日照,很易令睡眠質素變差!雖然是北歐,夏日時陽光也非常猛烈,所以也要有太陽眼鏡。冬天的話,一般是一件冰凍防御(+9)的大衣,衣長過膝保護會更好,但身材矮小就未必好看了(都變雪條了,誰管好不好看!)。而裡面穿秋裝即可,因為室內均有暖氣,穿太多在室內會很辛苦。冷帽、手套和厚襪是必備,否則你會覺得耳朵跟手指都要掉下來。防滑鞋對保暖和在雪地行走很重要,不過除非是去北部,也不一定要重裝的雪鞋,一般的防滑鞋(Timberland那種)已經足夠。不過,要仆街的還是會仆街,穿什麼鞋也要小心,不要踩在冰上。

講錢傷感情,在瑞典講錢,就會傷害弱小心靈。瑞典出名物價高昂,「巨無霸指數」是全球第三,詳情可以留意圖三。基本上什麼都很貴,不過自己煮飯,其實一餐也是15到30kr不等,視乎所在地區及季節。冬天菜價進入牛市,所有蔬菜價格都會急升,但記住不食菜會便秘,愛護腸道,還是乖乖食菜食水果,最起碼香蕉長期也不會太貴。而雖然瑞典很少用現金,但請留意,瑞典不設銀聯,所以香港很多提款卡都無法提款(除了Citybank好像還有Plus卡),而部份商店未必收沒有Pin Code的信用卡(香港大部份信用卡都是無Pin),安全起見最好預備一點現金。記住這裡雖是歐盟,但用瑞典克朗(Swedish Kronor SEK),不要搞錯。也可以考慮匯款,但非長期居民在這裡申請銀行戶口未必是易事,有時需要你有本地人口號碼(Personnummer),以下會提到。
社會主義好,當然要把每個人弄成人口單位,方便統計管理,所以瑞典採用人口號碼(Personnummer),是你生日日期再加四個字碼,要簽證超過一年才能申請。(沒錯,全世界都會知你的年齡,不用裝了)有PN不是無所不能,但無PN,就萬萬不能,甚至很多銀行也需要PN才能開辦銀行戶口,所以我上面提到,申請銀行戶口未必是易事。而最重要的是瑞典醫療保險,有PN,看病大約250kr,沒有的話,要收2500kr!所以,你要麼申請PN,要麼就不要生病!另外,來工作的朋友,記住留意每年報稅,瑞典行高稅收政策,由29%算起,一般都會在你工資中自動扣除,但每年仍然要申報有否其他收入,忘記了的話要罰款!
最精華的部份,就是瑞典文化了!一般來說,瑞典人都很好相處,加上瑞典是歐洲國家中英語第二好的(猜猜最好的是哪國!),和瑞典人相處沒什麼問題。不過要留意,普遍北歐人都非常需要個人空間,不太喜歡你問東問西,特別是政治與信仰。另外,除非自己提及,也很少問及家庭,因為這裡很少人結婚,就算已生兒養女,一般也是以同居(Sambo)形式生活。而瑞典人甚至很需要物理上的私人空間,連巴士站等車,也會保持兩秒距離!另外,瑞典人比較怕衝突,一般說話也很婉委,要小心聽聽有沒有弦外之音!此外,瑞典人處理公務很多時候要正式入紙,口講可能會忘記,所以最好用電郵或文書,他們就必定要正式處理。瑞典人比較內向,其實頗難融入他們圈子,他們普遍也算友善,但要深交卻非易事。瑞典人英語很好,而且覺得講英語很潮流,所以99%情況下,就算你跟他講瑞典語,他也會跟你講英語。在瑞典生活確實不用懂瑞典話,但他們也會欣賞你學習瑞典語,而且我覺得入鄉隨俗,學習當地語言是尊重當地文化的表現。瑞典人很著重Work Life Balance,作息有時,絕對不在工餘時做公事(當然,科學家是例外)。學習方面,大部份科目的學習也相對輕鬆,很多考試都可以無限重考,比較麻煩的是他們很愛小組討論,做專題是開會應該會開到你怕!瑞典還有不少有趣的文化,但這裡就只涉獵部份最重要的,其他就容後另開專題談吧!
好肚餓,就講到這裡,有什麼就隨便問吧!特別是關於在斯德哥爾摩的生存問題都可以問我!以上!
Screen Shot 2018-08-27 at 16.24.29Screen Shot 2018-08-27 at 16.24.46Screen Shot 2018-08-27 at 16.24.54Screen Shot 2018-08-27 at 16.25.03Screen Shot 2018-08-27 at 16.25.11

「看開一點」?

本來不想說太多話,卻因為見到太多不堪卒讀的話,忍不住說兩句。
很多人分不清情緒困擾和抑鬱,然後就做正能量大師,以說教方式,到處建議人「看開一點」,「開心一點」,「想想比你更慘的人」,然後世界就會很美好。喂阿哥,我也想看開一點,問題是無法看開啊。我自己的狀況已經把我壓死了,你還叫我「想想其他人的情況」?如果理性能解決的,那是鬱悶,那是失意,那是一時喪志,不是抑鬱。你會叫盲人「看開一點」,叫瘸腿的「試試走動」,叫截肢的人「長隻手出來」嗎?

沒錯,抑鬱不是單純的生理疾病,也有很重心理與社交成份,就算輔以藥物,終究也得是患者自己走出來。可是,這不是隨隨便便一句看開一點就可解決的。令我最難受的,是責難與拋棄的感覺,而叫我看開一點,正正就像把我踢到一邊,閣下自理,彷彿這副模樣,皆因我「不肯看開」。其實我最需要的,是你的體諒與接納,就像你不會介意我患感冒會發燒,患腸胃炎會嘔吐一樣,我也想你相信,在種種抑鬱症狀下,我還是我,想你可以陪我走過,可以跟我說一聲:”It’s alright.”

真正的抑鬱,是很痛苦的事。我不愛公開多說自己的狀況,是因為我有時覺得,社會太矯情,甚至追逐悲情,導致有些人輕輕忽忽就說抑鬱,甚至賣弄抑鬱,甚或久而久之真的演變成抑鬱。這也是為何這麼多人輕輕忽忽就做正能量大師,他們以為,稍有鬱結,就是抑鬱了。社會的確需要正氣,但廉價的正能量,只會是濫情,只會更傷害抑鬱者。「看開一些」,「開心一點」,並無不妥,大家都希望開心,但這絕不是抑鬱者的解藥。

補充:放心,我很久以前已沒事了。不過抑鬱彷彿是殺不死的,偶爾也會跑出來,有時,每天也是戰鬥。

#隨筆

#隨筆

depressed.png

在北歐的五年,由少年變成佬的五年

最近面書提醒,五年前,我踏進了歐洲土地。那時,比起現在更是井底之蛙。在荷蘭阿姆斯特丹機場等轉機,見到廣闊的天空,旭日初升,照著眼前一個個荷蘭金髮美女,心裡說著「荷蘭靚女荷蘭靚」(粵語諧音),就夠我興奮了兩小時。

以前,從來沒有想過寄居外國,不知不覺,一別已是五年。五年,夠我由小學雞變成預科生,夠我由高考的奴隸,變成感嘆未享盡自由的本科畢業生。然後這五年,我也由當初滿腔熱血的廿二歲小伙子,變成廿七歲的佬。「霎眼廿七歲,時日無多方不敢貪懶。」(《陀飛輪》歌詞),由十九歲開始唱,總覺得很遙遠,自以為仍「大把世界」,到今日原來已在眼前,很不是味兒。

記當時,浪漫點說是年少輕狂,現實點說是年少無知,無知所以也無懼,亂行亂闖,試了很多事物。明明是本科生,卻溜進了研究所做碩士畢業論文,誤打誤撞,有幸進了諾貝爾獎評委的實驗室,眼界大開,然後就留下研讀博士。在歐洲(英國除外),廿三歲的博士生不常見,加上華人面孔年輕,甚至有人以為我是中學生。那時我仍然很拚搏,從朝到晚在實驗室,而我僅有的娛樂,就是彈奏實驗部門裡五音不全的老舊鋼琴。五音不全的,不是琴,是我,因為我完全不懂彈琴。但隨時日過去,一個個晚上,算是能亂彈幾句。

學彈琴是我兒時夢想,但窄小的公屋,真塞不進一部琴,更莫說學琴的費用。兒時知道家裡並不富裕,零食也不買,補習班也不報。來到北歐後,原來天空是那麼廣闊,原來生命有很多可能。回想以往稚氣,有很多理想,誇下海口要說做這樣做那樣,卻因種種限制,或是自己的懶散,不了了知。「作個序,其餘待續然後睡覺。廿八年後,精粹還在腦內發酵。」(《天才兒童1985》歌詞)至少,你能放膽誇口。追求理想,勇氣,這是第一階段。

在北歐頭一兩年,最大的得著,是嘗試學習歐美人的行動力。東方人普遍先思而行,甚至三思而行,卻往往停在腦海;歐美人則多先行後思,也許會撞板,也許會白費功夫,難聽一點,就是經常「鳩做」(一鼓傻勁但徒勞無功),但踏出一步,或者有另片天。多少科學發現,就是基於盲目的嘗試。所以我也學習傻一下,最壞也是成為笑柄,除非你是關家姐,否則笑兩笑也無人記得。回想小時候,說過要做科學家、要探險、要彈琴、要演戲、要唱歌、要寫小說、要寫遊戲,都是很不切實際。再想,就是因為肯試,原來好好歹歹,都把兒時夢想試過一遍。埋頭苦幹做研究、啃著面包遊歷歐洲、跳傘潛水上天下海、自習樂理按琴鍵、在藝術中心公演自己編導的話劇、在斯德哥爾摩街頭賣唱、也寫過一會小說、也出品了手機小遊戲。全部都很粗糙,總算努力過,嘗試過、青春過。行動,這是第二階段。

然後發現,人是多麼容易半途而廢。只要你不甘於濫竽充數,每踏多一步,你就發現下一個階段更難。也許事情本來就困難,或者人本來就喜歡找藉口放棄。原來,實驗會不斷失敗,周遊列國也只是走馬看花,缺乏基礎導致彈琴一塌胡塗,連載一會小說後卻因失戀而做了富樫義博(拖稿到永恆)。這時你已是一個佬,世界不再是黑白分明,你發現自己不是天才,也沒有主角光環,不能單靠勇氣獲勝。「放棄吧,好嗎?」起初,由潛藏內心的心魔道出,慢慢,成為出於你口的自白。

不過,正正因為你變成了佬,只要你輕輕回頭看,就能發現,一直以來,最關鍵的不是一時雄心壯志,而是小步小步的堅持。你今日最擅長的事情,有哪些是因為一刻決定或一時意氣,然後在深山苦練一兩個星期就成為大師呢?這兩年,我曾因科學生涯的困局,鬱結了很久,一切都沒有少年時想像的美好。「科研第一年,想拿諾貝爾獎;第二年,想發表Cell Nature Science期刊;第三年,能發表文章就很好了;第四年,媽啊快給我畢業;第五年,我想快點見上帝。」這是我常說的笑話,現在卻成了黑色幽默。但當你看看已有的經驗與結果,原來都是慢慢累積的。人腦天生是不易理解微積分(特別是考試的時候),但原來無限小無限小的東西,真的可以聚沙成塔(物理學家吐糟:只有奇點是無限小的)。要堅持,一點一滴地做,老掉牙,但要應用到人生,卻不容易。抓緊信念,堅持,這是第三階段。

在北歐第六年,目標就是默默做一個佬,堅持,虛心學習,重拾以往的目標,慢慢完成未竟之志。「最緊要揸緊個信念,鬼也奈你唔何!」(《回魂夜》)。今日再看,天空仍然廣闊,荷蘭靚女,仍然「荷蘭靚」的。

二零一八年八月一日

p.s. 還請大家多多指教提點,共勉之。

 

#隨筆

DSC08138.JPG

《為何我盡量用現金》

[北歐生活] [好文分享] #無現金社會 #為何我用現金 #抵制We7Pay
瑞典近乎是無現金社會(cashless society),用Debit Card非常方便,就算只買幾克朗的零食汽水,都可用卡,而私人轉帳一般會用Swish(像香港的PayMe),所以幾乎在任何場合都不需用現金。一般瑞典人,身上連買熱狗的錢也沒有,我們常戲稱,身上有多過500克朗(大約400港幣)的,肯定是毒販。

驟眼看很方便,一卡在手,不用提款,也不用刻意記帳。我卻反行其道,近兩年盡量使用現金(放心,我沒有當毒販😂)。最近發現,用現金變得極不方便,一是很多銀行分行不再接受現金,二是很多商店不接受現金,此外,超級市場的自助機器必須用卡,否則要排長隊付款。

電子付款越來越流行,我自己也是個科技宅,卻為什麼要自討苦吃,偏要用現金呢?第一,當你習慣用卡付款,你所有的購物行為都會被記錄。你每星期一三五下午四時都會買蛋白條準備健身,他知道;你只會買一個品牌的護髮素,他知道;你最近買了安全套,交女朋友了,他也知道。你的行為習慣,生活有什麼改變,都是大數據的一部份,可以監察,可以用數學模型預測。就算不講那麼長遠,直接一點的例子,是瑞典的電視稅,只要你買了電視機,不出幾天就會有人上門收電視稅,皆因你用了銀行卡付款。一舉一動,都有人看著。

第二,慣用電子付款,所有的經濟行為都要直接通過中介,無法匿名付款。試想像整個社會都依賴Wechat Pay,某天中国政府判定你是信用評級差的人,或者Wechat公司聲稱你的帳號可疑,就可以拒絕你的付款。現金呢?卻認錢不認人,保障了國民交易的自由。就算是瑞典,如果有日政權換了法西斯政府,異見者連買面包的權利都可以被輕易剝奪。

將一切電子化,短期的確方便了生活,可是同樣方便了中介奪權以及剝奪自由(無論是政府或是財閥),這就是Data Centralization(資訊中心化)的危險,也是近十年越來越多人推廣Decentralization(去中心化)的原因。

#北歐生活 #隨筆

(事先聲明:說「只要你是好人,光明正大,怕什麼別人監管」的人,快點滾,撿回大腦再回來。😃

//The recent Visa chaos, during which millions of people who have become dependent on digital payment suddenly found themselves stranded when the monopolistic payment network crashed, was a temporary setback. Digital systems may be “convenient”, but they often come with central points of failure. Cash, on the other hand, does not crash. It does not rely on external data centres, and is not subject to remote control or remote monitoring. The cash system allows for an unmonitored “off the grid” space. This is also the reason why financial institutions and financial technology companies want to get rid of it. Cash transactions are outside the net that such institutions cast to harvest fees and data.

A cashless society brings dangers. People without bank accounts will find themselves further marginalised, disenfranchised from the cash infrastructure that previously supported them. There are also poorly understood psychological implications about cash encouraging self-control while paying by card or a mobile phone can encourage spending. And a cashless society has major surveillance implications.//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8/jul/19/cashless-society-con-big-finance-banks-closing-atms?CMP=fb_gu

日常網誌:為何我盡量不打本土名號

[出了遊戲一週就被爆機,如何是好?] [借題發揮]

出了遊戲一週就有人爆機了,多謝網友支持,好感動!
這位朋友講出最重要的,受精位置是輸.卵.管.,不是子宮!(我應該講清楚)。而一條輸卵管內有多顆卵子,可能是人類打了PMSG排很多卵啦!(我們會在動物身上打pmsg導致超排卵,人類千萬不要試)😂😂😂

不過關於「本土」,個人有點想法,借題發揮一下。
雖然我也羨慕台灣人積極支持本土產業,不過近年香港的情況令我有點卻步。我不太愛打「本土」名號,更怕消費本土,很多香港的商家,常常矯情賣弄「本土」「小店」,實際上貨品和服務都不好,或者只是神抄別人,賣弄情懷而已,和「中国人用中国貨」有甚麼分別呢?最誇張的是仆街領展,甚至可以在殺絕本土商店後,大搞「本土懷舊」(幾年前的campaign)。我也謹慎避免自己成了消費香港的幫兇。而且我也不是香港公司,這次也沒有香港元素,不敢自稱本土製作啦。

不過我其實有興趣寫香港主題的遊戲,屆時再說吧。起碼我本人盡量不用「本土」做廣告,不做好品質前,不沽名釣譽。大家知道,默默支持就好!

做個好的科學家,做個好的遊戲開發者,做個好的公民,才能建立香港聲譽,而不是反過來,明明自己做不好,卻濫用香港以往的名聲。很多中國商人甚至港人自己都這麼做,敗壞了香港名聲。我從商的中國親戚也說,「現在連很多中國人都不信香港商人了,因為他們已學習了我們的陋習。」

=========
cap 圖重發方便傳閱,友好專頁的連結在此,是很不錯的科普專頁,比我講得多科學,不像我經常派膠😂:
https://www.facebook.com/pseudobiologist/
敗傲籮即高 嘥仁時 (Bio Sciences)

32640602_2075686432674014_8653991533843841024_o

科學打手:換頭手術係垃圾科學

headTransplantsmall

直接講,換頭手術係垃圾科學。(由於仍然可證偽,所以暫且不稱作偽科學)

雖然有點old news is exciting,但少見華文世界有科學評論,故還是要講講。話說大約兩年前意大利外科醫生Sergio Canavero聲稱將要做世上第一宗換人頭手術,在上月,他們宣佈即將為一名中國男子換頭。他在年間和中國哈爾濱醫科大學合作,做了幾單所謂動物脊髓再生甚至「換頭手術」,亦聲稱他們移植猴頭後,猴子能生存20小時(並沒有發佈在同儕評審的期刊上)[1]。

//推薦貼文:《別鬧了!成年人類神經會生成 問題只是多少》//

其實無需多辯論,只有一點就足已證明Canavero永遠不會成功:斷掉的中樞神經無法修復,至少如今沒有這樣的科學。Canavero聲稱能用聚乙二醇(PEG,一種聚合物)當作「膠水」,能把斷掉的神經粘在一起,這是荒唐,毫無科學根據。的確有研究指PEG能粘合脊髓受損動物神經元的細胞膜,並提升受損動物的活動能力,但該研究的動物只受了擠壓傷害,並沒有切斷整個脊髓,跟換頭手術是天淵之別 [2]。打個比喻,就像是將整個HDMI線剪斷,然後妄想粘點金屬下去,就可以恢復功能。況且,如果有這樣的神奇膠水,早就拿來醫脊髓損傷,世上也沒那麼多癱瘓病人,脊髓再生研究的同志全部可以收工,告老還鄉了。

Canavero 做了的實驗只有幾個,而且離題萬丈,說人頭移植,是天方夜譚。一、將兩具人類屍體的頭換掉,就以為練習換頭了。玩死屍的話,把龜頭換下去你也能成功。二、將鼠頭接合到另一大鼠身驅上。這倒有點科學價值,他先將鼠頭的血液供應轉駁自第二隻大鼠,再將維持「生命」的鼠頭連接到第三隻大鼠(受者),但此只提供令頭部「存活」多片刻方法,仍不代表能因此可換頭。三、用PEG「修復」脊髓受損的大鼠和小狗。我已講過,受損和切斷完全不同。另外,論文中動物創傷的程度很難準確地量度,故無法得出公平的結論,說明PEG能修復脊髓。

總之,就算你有再高的手術技術,換頭手術都是不可能的,沒有這樣的科學。Canavero是我們要警戒的例子,未發佈同儕審閱的論文,就好大喜功,自吹自擂。我懷疑他不單是自大,只是用傳媒曝光騙取知名度,從中收受利益。其實在再生醫學界,的確有不少胡來的醫生,根本不懂科學,或者被好大喜功的科學家矇騙,輕則,做了些無謂研究,重則,用以騙財,甚至導致重大事故(已有不同事例,以後再撰文)。幸好,我們如今即將進入轉譯醫學 (Translational Medicine) 的時代,終於提升了生命科學的地位,並開始把不同生物知識轉譯成醫術。希望會有更多醫生懂科學,也希望科學家自重,謹守科學家應有的品格與精神。

參考:

[1]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world/2017/11/17/italian-doctor-says-worlds-first-human-head-transplant-imminent/847288001/

[2] Shi Y, Kim S, Huff TB, et al. Effective repair of traumatically injured spinal cord by nanoscale block copolymer micelles. Nat Nanotechnol. 2010;5(1):80-7.

[3]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world/2017/11/17/italian-doctor-says-worlds-first-human-head-transplant-imminent/847288001/

《別鬧了!成年人類神經會生成 問題只是多少》

adultneuro-01
【科學(不普及)】 #科學
[科學邏輯] [純Nerdy罵戰]
我小時候聽爸爸說過,別生氣,腦細胞有限,激死了就不會再生。究竟腦袋裡的神經細胞會否生成呢?答案是會(局限在某部份)。而且old news is so exciting,科學家早就知道會了。但這兩個月在科學界居然仍有重大爭議!上週在《細胞.幹細胞》期刊則刊載了最新的回應。[1]
話說早前有篇《自然》期刊文章,聲稱人類海馬體神經細胞不會在成年生成,原因是染不到相關信號的細胞。但同月內,另一篇文章卻做了同樣實驗,卻得出相反的結論。前者的實驗室,也神經科學界的名門,後者則是學術界普遍的立場,爭論如火如荼。
我和朋友看了,當堂嚇一跳,然後得啖笑。因為早就有人用碳十四定年法,透過觀察細胞的碳十四含量,檢測細胞的實際年齡,證明了人類海馬體有成年神經生成[2]。甚至早在1998年,有癌症病人在療程中注射了BrdU(一種能標注新組成DNA的化合物),研究人員發現病人海馬體腦細胞有BrdU,說明在療程期間,有新的腦細胞組成。加上大量證據指向這現象在進化上極度保守,由小鼠至靈長目都能觀寫到(除了水性哺乳類之外),種種證據很難否定人類成人神經生成的存在。
當然,對以上證據,你可以說,也許沒有新神經元,只是已有神經元吸取了大量新DNA,導致看起來是新的,也可以說人和猴子以及其他動物完全不同。但單純以「染不到」做理由,很缺說服力。染不到不完全是問題,問題是,有人染到,有人染不到,當然是信染到的(除非是學術造假,或者染色質素成疑)。染不到,可以是因為屍體死後到達實驗室有一定時間,蛋白可能已分解,也可能很多技術問題,要有嚴謹的陽性對照組。故此,我覺得這根本是胡址,沒有足夠證據立論。
當然,神經會生成,不代表一定會幫助學習能力,記憶,神經可塑性等認知相關屬性。而且,已知靈長目神經元成熟時間較慢,成年神經生成也沒有小鼠及其他物種般常見。真正該研究,是生成量與成熟期之間的平衡,有否及如何影響靈長目的神經可塑性。
我覺得這文章能上具影響力的《自然》期刊,只是因為老闆名氣,以及《自然》故意用這篇具爭議的文章騙「收視率」(影響因子)。當然這只是我的偏見,信不信由你了。
[1] https://www.cell.com/cell-stem-cell/abstract/S1934-5909(18)30166-8
[2] https://www.nature.com/news/2005/050711/full/news050711-12.html
(圖為成年猴子海馬體的BrdU染色)
Fuchs, Eberhard & Flugge, Gabriele & Czéh, Boldizsár. (2006). Remodelling of Neuronal Networks by Stress. Frontiers in bioscience : a journal and virtual library. 11. 2746-58. 10.2741/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