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演界的雙重標準》

所謂「後遺症」,是看病發率的,當一個疾病或疫苗的覆蓋率高,什麼奇形怪狀的癥狀,都可能被報告成後遺症。這些症狀有多常見,是否和未感染群體的發病率有異,都是重要的。

經典的例子是HPV疫苗後遺症研究,我們暫且相信研究報告的結果,所謂後遺症,其實無論打不打疫苗,都會出現,不是疫苗導致。這可能令患者和家屬很難接受,但若果報告準確,這就是事實。

但我很好奇,同一班人,在面對武漢病毒,則態度180度轉變,大肆就少量報告的癥狀而恐慌。BBC甚至揭發一宗21歲少女「因武漢病毒心臟病發致死」的個案,根本就沒驗過武漢病毒。如果將一切都歸咎傳染力極高的病毒,你大可以說武漢病毒導致車禍,導致飛機失事,導致中六合彩。

疫病和疫苗是科學,但防疫和打疫苗是政治。流感有一定殺傷力,但是否要怕到甘願上中国打疫苗?當大陸人搶住來港打疫苗,香港人會排隊上深圳打流感打HPV疫苗,真有趣。製作過程和儲存方式都不清楚,也出現過儲存雪櫃故障但仍然賣疫苗的例子,你覺得會比你感染流感安全?「上中国打,便宜嘛!」這就是效益和風險的衡量。(我之前寫過有關流感疫苗的分析,連結在尾段。)

HPV疫苗,能有效預防相關的HPV病毒感染,但說到預防子宮頸癌,則是推斷而已。因為十年前才在十多歲的女孩群體引入疫苗,今日她們只有廿幾歲,而子宮頸癌一般病發都起碼要到三十五歲,根本此時此刻無法確定能否防治子宮頸癌。特別HPV是「公廁病毒」,四處都是,而且有超過一百種,當中有十四種能導致癌症。只是當中16型和18型較常見於子宮頸癌患者,所以我們相信消滅了其中幾種型,就可以消滅相關的癌症。能導致細胞繁殖病變的16型和18型有演化優勢,因為其病毒蛋白更有效入侵細胞、刺激增生和導致基因突變。然而,消滅了16型和18型,會如何影響其他型的生態,會否演化取代同一個角色,是未知的。

我個人相信是有一定效用,但只是我相信而已,是否代表有足夠證據,令我覺得要用公帑,強制所有女孩打,每位盛惠幾千元呢?除了上述論點,也要看子宮頸癌的發病率和疫苗成本效益,是否值得人人打,還是該留錢來做好檢測和治療病人,這就是計算。當然,世衞的報告說值得。但是,就算世衞多喜愛推廣HPV疫苗,也出過報告表示,男性打HPV疫苗是不合成本效益,然而為何部份國家,連男孩也要強制打呢?(順帶一提,研究指出,就算打了HPV疫苗,仍然需要配合抹片檢查,才有效防治和合乎成本效益。所以大家就算打了疫苗,也要做抹片檢查。)另外,肺炎鏈球菌疫苗,是否值得用公帑資助打,已故傳染病科醫生勞永樂也有所質疑。當然,你們信世衞,不信勞醫生嘛。

醫學研究和藥物研發,是科學,受理性分析和批判,很正常,也是應該的。但某些人總會把某些議題變成神聖不可侵犯的宗教。一時要相信世衞,不能質疑新款疫苗,一時又相信醫學演員,不能質疑武漢病毒很恐怖,雙重標準。你夠膽質疑政府?夠膽質疑大醫學機構?夠膽質疑藥廠?一定是偽科學啦,我的高中生物學知識才是科學啊!

https://www.cochrane.org/news/scientific-expert-reaction-new-cochrane-review-hpv-vaccine-cervical-cancer-prevention-girls-and

https://www.ncbi.nlm.nih.gov/books/NBK321762/

《應該打流感疫苗嗎?流感疫苗的製作、效用與風險》

中共以防疫施暴

中共才是最致命的病毒。
武漢肺炎,在香港死了兩人,一個是七十歲老人,另一個是懷疑用藥致死的。
香港保衛戰,被捕被殺無數,已有過六百人失蹤。

在疫情未明朗前,我就講過,要防疫,但更要防中共以防疫做藉口的極權。殺了武漢肺炎,卻任由中共借疫情生存,遺禍遠大於武漢肺炎流行。

武漢肺炎病毒是無情的,中国共產黨卻存心要你死,存心要侵略世界。牠不單要奪命,更要奪去人類的尊嚴。中共才是致命病毒,而且是殘害人類靈魂的病毒。

中共強制採集國民血樣、唾液 幼童被偷採DNA

教會矯情病,共產黨員都當基督徒。

笑了,共產黨員都是基督徒,大開眼界。

香港基督教界有舖名人癮,稍有點名氣或成就,都要老屈做基督徒,愛恩斯坦講句「上帝不擲骰」,都要強稱他是教徒。今次,只不過是個向親友告密被篤灰的人,甚至是支持香港差佬害人,你都可以當他大英雄,更要幻想他是教徒。

矯情,是因為信仰空洞。自己的信仰膚淺,所以必須要依附名人見證。說白了,就是宗教自瀆,一輩子沒見過女人,所以見到母豬,你也幻想牠是美女,蒙頭入閘打飛機。狂搞活動講金句唱膠歌,追求滿足感情需要,就以為追求信仰了。見到「上帝」二字就打飛機,甚至認賊作父也不計。

香港教會,特別易吸引到偽善膚淺的人,其實,也只是社會的縮影。好不容易打破了六四情結,急不及待就要找其他心靈慰藉,好滿足你的道德感覺和麻醉你被害的痛楚。見到李文亮被逼害,就幻想他是大英雄,中国有很多好人啊,越來越好啊,民主中国啦,香港有救啦,啊,啊,啊~!

然後,一堆李文亮繼續為正在殺害強姦你的香港差佬喝采。

《在北歐過聖誕》

[在北歐過聖誕]
God jul! Merry Christmas!

God 瑞典文即good,jul 即聖誕,所以God jul就是Merry Christmas。聖誕佳節,在西方世界差不多等同華人的農曆新年,所有人都會回老家與家人團聚過節,吃平安夜晚餐,店舖餐廳都會休息幾日,很多地方,甚至大城市如倫敦,連超級市場都不會營業,沒儲備糧食可會餓死呢,出名多假期的瑞典,反而會營業幾小時。

北歐緯度高,黑暗十分漫長,店舖的燈光多早早關掉,只剩下每戶人家的聖誕裝飾,家家戶戶都會在窗旁放置七燭燈台(adventsljusstake)和掛上七角星(adventsstjärnan),柔和寧謐,但萬家燈火,仍為黑暗帶來希望。與香港聖誕的繁囂相比,北歐更顯寧靜,不過斯德歌爾摩仍有聖誕市集(julmarknad)和聖誕櫥窗可以逛逛,儘管無法媲美遠近馳名的中歐聖誕市集,緩緩飄雪下,飲一杯瑞典香料酒(glögg),溫暖心腹,再慢步大街,仍十分寫意。

聖誕又怎能缺乏大餐?瑞典人在平安夜慶祝,會與家人團聚,嚐豐富晚餐。作為異鄉人,倒不用擔心,因為幾乎瑞典所有職場都會在十二月辦聖誕晚餐(julbord),據說Julbord是由維京時期已有的傳統,bord是餐桌的意思,現在一般julbord都是自助餐,桌面擺滿魚、肉、芝士、沙律,不過吃的時候還是有規舉的,要按傳統,第一道吃魚,第二道吃煙肉,第三道才是熱食。不過在北歐地區,豐富與美味程度當然比不上香港了。進餐前大家都會喝glögg,是煮熱的甜葡萄酒,配上提子乾與杏仁,剛從寒冷的戶外進入室內,喝一口暖暖胃,和同事聊聊天,最好不過。

瑞典也有特別的聖誕老人,叫Tomte,或者說聖誕小矮人更貼切,源自北歐民俗,是每家每戶的守護精靈。傳統的Tomte和聖誕老人不同,住在你家地底,而不在北極,冬至時分,他們倒是要收禮物,才會保護一家與牲口平安,不給禮物他們可有壞脾氣呢。近代受美國文化的影響,Tomte剛好又是聖誕出沒,帶紅帽小白鬚,自然就與聖誕老人的概念結合,成為了北歐的聖誕老人了。

Ps. 還有一趣聞,耶夫勒(Gävle)每年都會在廣場建一隻大草羊,但不知為何,多了一個怪傳統:總有人會把這巨羊燒掉,甚至有遊客誤以為這是真傳統,一把火燒掉,差點惹上官非。幾十年來,這隻羊幾乎都撐不到聖誕…

Christmas2018

《何去何從?集中型社交網絡的危險》

facebook-01

Facebook (面書)近日的「洩密」事件掀起了極大輿論,Whatsapp創辦人Brian Acton更鼓勵刪除面書 ,陸續出現#DeleteFacebook的討論。我的歐洲同事,大多不太著緊,亦說財團操控媒體,並非新事。明顯,我們這世代不太在乎私隱。的而且確,財團操控媒體非新事,但論程度與可預見的發展方向,集中型社交網絡,可以是很可怕的怪物。然而,殺死一頭怪物,不代表世界就會和平,甚至可能是釋放更可怕的魔物。我會在以下總結集中型社交網絡的危險,知道這些原則,才保障日後就算網絡生態改變,我們不會落入其他陷阱中。

這次事件披露了Cambridge Analytica利用過五千萬人的Facebook資料,開展了針對個人設計的選舉工程。神不知鬼不覺之下,你的Facebook Newsfeed就已放滿度身訂造的選舉廣告。如果你不明白這有多「可怕」,我邀請你在自己的Facebook,到設定-廣告,看一看,你就會明白,你在Facebook的一舉一動,全部都有記錄。我貼了自己的(已經是最得體的一版),你看一看大概已知道我喜歡什麼了吧。透過這些活動,Facebook就知道你的性格、習慣、嚐好,從而改變你Newsfeed的內容,達到最佳的廣告效益,甚至影響你政見。

Screen Shot 2018-03-26 at 01.46.51.png

為了保障自己,我建議你:
一、將Facebook設定-應用程式(apps)中所有不需要的程式刪除
二、將手機Facebook App不必要的權限關閉
三、將Facebook設定-廣告設定幾項設定為不顯示

在Newsfeed演算法更新前的Facebook,的確曾凝聚了社會力量,甚至幫助了阿拉伯之春;在主流傳媒都由政府財閥操控下,Facebook曾經是容納異見的平台;基於Facebook是綜合社交平台,傳播力強,不少人因Facebook而接觸以往不會了解的資訊,受到啟蒙,甚至參與討論。這有如在公民廣場論政,是在連個榕樹頭下歇腳都沒有的現代社會最為缺乏的,亦是建立公民社會必有的土壤。問題是,現在的主流社交媒體仍能做到這角色嗎?Facebook已經不止一次因政見打壓言論,亦會受人錢財,改變面書顯示的東西。我認同立刻放棄Facebook是不智的,而暫時亦未有平台能取代Facebook,但主流社交媒體的禍害與隱憂,早晚要面對。不過這些問題,又是不是「移民」就能解決?而「移民」,又是否代表走回舊路,回到以前以論壇和分散站點的網絡生態?

我將集中型(centralized)社交媒體的危險總結成四點:
一、言論自由。
文章與資料發佈權,全部在財團手中,他們甚至有權把用戶禁言。已有不少無理禁言的例子,甚至出現追溯事件。
二、受操控的媒體內容。
由新自由主義橫行開始,美國容許公司擁有多個媒體(cross media ownership) ,導致美國主流媒體,竟然只屬於六個財團,正如香港大部份出版商和傳媒都由幾個財團控制。現在,連你的社交平台,都是由財團操控。更可怕的,是社交媒體比其他媒體更無孔不入。
三、個人數據化剖析(Personal Profiling)。
社交媒體與智能手機收集你所有的行為,轉化為數據。你的行為變得可預計,以往只是購物習慣,現在連你性取向,政見,性格都可以預測。集中的社交媒體,也方便進行實驗,找出有效操控個體行為習慣的方法。
四、私隱與資訊安全。
香港政府多次向Facebook索取個人資料,在2016年就達3541次!(提醒你,Facebook Messager 不是預設加密的,即是Facebook完全可以查看你和朋友之間的對話,除非你設成Secret Conversation。) 加上你的行蹤會被記錄,很容易就能預計你的實際位置,以及真正身份。
五、低質資訊泛濫。暫時的傳媒營運模式仍靠點撃率,亦鼓勵不斷發貼,所以平台充斥大量的click bait、剽竊或毫無營養的內容。
六、壓抑文字交流。流行平台都不鼓勵文字交流,Twitter只有140字限制,年輕人甚至只用Instagram Snapchat,連傳播短文的平台都沒有。

這幾點,是無論你Delete Facebook與否,都要知道的。否則轉到Twitter Vero,問題依舊,甚至轉到去中心化(Decentralized)的平台,都會一樣。去中心化平台,意即推廣獨立站台,防止一台獨大,不會由一間公司控制你所寫所讀。而現時流行的去中心化平台,包括mastodon,就像邦聯制,你可以加入不同的站台(instance),每個站台有不同守則,但聯盟的站台之間可以交流。然而,去中心化平台是否上述幾點的靈丹妙藥?

暫時的去中心化社交平台,也只由一個大中心,去到一個小中心,技術上並未解決權力集中的問題。況且,就算像Bitcoin,模式近乎distributed,意即無任何銀行、政府、或個體有權發行或擺弄貨幣,但結果Bitcoin市場還是由大戶操控,亦有不少洐生工具與集中平台處理Bitcoin,甚至由於無政府監管,不少人落入騙案中。就mastodon.social這我剛開始用的站台而言,條款也包括禁止種族歧視、性別歧視、排外等等言論。也就是說,只要moderator被收買,或者政見不合,同樣可以刪post,同樣可以出賣你的資料。而小型中心,未必有足夠人手處理安全問題,所以資料可能更容易被黑客盜取。所以安全起見,試玩新平台時,不要上載私人的資料。另外我不認為mastodon能代替facebook,是因為他是twitter代替品,同樣鼓勵大量無法組織的短訊,亦不便引用討論,作為發佈平台有效,但作為資訊和討論平台,仍有很大空間。

Screen Shot 2018-03-26 at 03.36.25

我個人立場,是不放棄Facebook,但同時嘗試新平台。Facebook仍然是未可取代的平台,壞處眾多,但暫時依然有凝聚力,亦能做到擴散傳訊,促進討論的效果。然而,Facebook不斷走下坡,前景不明朗,就以本專頁為例,由於Newsfeed機制,不要說Reach新用戶,連觸及Follower也難。更甚,某某新聞都可以誤判行山而一夜消失,如果不先準備,當Facebook不幸玩完,什麼凝聚力都會一夜消失,更可怕是慢慢消失也不自知。無論是為私利為自保,還是為了網絡生態發展,也應試用新平台,或許會創出新機會。我明白經營新平台需要人力物力,而且前景不明,可能功虧一簣,但就算組織不做,個人也可以做,留條後路,開條生路。與其說DeleteFacebook,不如說是開拓新路。

Screen Shot 2018-03-26 at 05.15.04
北歐心科學

《Stranger Things》- 向八十年代Cult致敬與精彩剪接

《Stranger Things》是近期Netflix大熱的科幻劇,劇情設定在1980年代,圍繞著一個小孩失蹤的各種靈異事件。《Stranger Things》 無論在故事,鏡頭,音樂,及各種細節上,都大大參考了八十年代經典科幻片,來自不同電影的懷舊元素拼湊得恰到好處,融合到同一套劇,成為了一致的風格。「懷舊」的精粹,不在舊,而在從懷舊中提煉最好的元素,並非為懷舊而懷舊。《Stranger Things》這點做得非常好,懷舊的風格,配以現代的節奏,加上劇集本來劇情緊湊,角色立體,又用了不少有趣的剪接,絕對是必看的美劇之一。

stranger_things_logo

《Stranger Things》的劇情大受八十年代經典啟發:幾個小孩奇遇異人(《ET》),異世界與異生物(《異形》),超能力與人體實驗(《Carrie》,《Firestarter》),鏡頭也有很多向經典致敬,如幾個小孩的單車追逐戰(《ET》),在黑暗的異世界探險(《異形》),與怪物黑暗的困獸鬥(《猛鬼街》),一定會勾起大家以前看明珠930的回憶,為免劇透太多便不詳術了。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其仿80年代霓虹電影標題(ITC Benguiat字體),每集開場都會出現,配以80年代風格的電子合成音樂,很有感覺。劇中也出現了不少能標誌80年代的道具,如轉盤電話,對講機,80年代單車,龍與地下城遊戲等等,我是90年代出生,成長時已有互聯網及遊戲機,很羨慕他們單憑想像力,或者聽聽歌,就可以享受一整天。

160711_TV_Stranger-Things.jpg.CROP.promo-xlarge2.jpg

劇中有不少精彩的剪接,很常用到我比較喜歡的Smash Cut 與Match Cut。Smash Cut 是情感或劇情完全相反的突然剪接,令觀眾有突如其來的落差,挑起或逗弄觀眾的情緒,最常見的則是從惡夢中醒來,很適合用於驚慄片,例如殺手下刀時突然剪到廚師在切菜。(下面連結的第2,5,8,10)。

matchcut.jpgMatch Cut 則是把畫面配合或聲音配合的鏡頭剪接在一起,多用以過場,令轉接變得順暢。畫面配合的,多以相類似的物品或構圖剪接,例如從一雙眼睛合上,轉到另一雙眼睛睜開,或者從手錶,剪到大笨鐘。而聲音配合的,可以是聲效,例如是屍體掉到水落突然剪到主角大便(這有點惡趣味),或者是對白,例如角色講起一個無關痛癢的關键詞籃球,下一鏡頭就轉到打籃球。(下面連結的第7,9,20,21,22,23,24)。

我覺得《Stranger Things》最有趣的剪接是當中把怪獸捉拿角色和另兩位角色親熱,兩個情景不斷Cross Cut,把性愛和殺戮放到一起,同時是Smash Cut 和Match Cut,十分過癮。而更有意思的,是女主角El在日常生活中,勾起在實驗室的回憶,也多用到Smash Cut,Match Cut,和Invisible Cut,令觀眾更加走進角色的心路歷程。其中一個剪接,利用了女主角第一身視點,從超級市場人們的目光轉到寶驗窒研究員的目光,則用了Cutting in Action (用鏡頭的移動做剪接)(下面連結的第11 )。

smashcut.jpg
性惡與殺戮的Smash Cross Cut

比較少會注意,較為常用的剪接則是J-Cut,J的意思,是聲軌先入,再轉鏡頭,剪輯軌道上形成一個J形。例如先聽到怪獸的聲音,再剪接到怪獸出沒,這比較符合人類日常經驗,先聽到聲音,再轉頭觀察,所以J-Cut 會較為自然。 而驚慄片中較多不同情節的突然交接,更加適合使用J-Cut。

《Stranger Things》還有不少有趣和向80年代致敬的鏡頭,大家欣賞劇情時請不忘多多發掘!誠意推介,大家看完後,也會對探索八十年代經典和不同的剪接方式更有興趣!

 

送上精選的28個鏡頭剪接:

[youtub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s-paBOf2kU&w=560&h=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