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我盡量用現金》

[北歐生活] [好文分享] #無現金社會 #為何我用現金 #抵制We7Pay
瑞典近乎是無現金社會(cashless society),用Debit Card非常方便,就算只買幾克朗的零食汽水,都可用卡,而私人轉帳一般會用Swish(像香港的PayMe),所以幾乎在任何場合都不需用現金。一般瑞典人,身上連買熱狗的錢也沒有,我們常戲稱,身上有多過500克朗(大約400港幣)的,肯定是毒販。

驟眼看很方便,一卡在手,不用提款,也不用刻意記帳。我卻反行其道,近兩年盡量使用現金(放心,我沒有當毒販😂)。最近發現,用現金變得極不方便,一是很多銀行分行不再接受現金,二是很多商店不接受現金,此外,超級市場的自助機器必須用卡,否則要排長隊付款。

電子付款越來越流行,我自己也是個科技宅,卻為什麼要自討苦吃,偏要用現金呢?第一,當你習慣用卡付款,你所有的購物行為都會被記錄。你每星期一三五下午四時都會買蛋白條準備健身,他知道;你只會買一個品牌的護髮素,他知道;你最近買了安全套,交女朋友了,他也知道。你的行為習慣,生活有什麼改變,都是大數據的一部份,可以監察,可以用數學模型預測。就算不講那麼長遠,直接一點的例子,是瑞典的電視稅,只要你買了電視機,不出幾天就會有人上門收電視稅,皆因你用了銀行卡付款。一舉一動,都有人看著。

第二,慣用電子付款,所有的經濟行為都要直接通過中介,無法匿名付款。試想像整個社會都依賴Wechat Pay,某天中国政府判定你是信用評級差的人,或者Wechat公司聲稱你的帳號可疑,就可以拒絕你的付款。現金呢?卻認錢不認人,保障了國民交易的自由。就算是瑞典,如果有日政權換了法西斯政府,異見者連買面包的權利都可以被輕易剝奪。

將一切電子化,短期的確方便了生活,可是同樣方便了中介奪權以及剝奪自由(無論是政府或是財閥),這就是Data Centralization(資訊中心化)的危險,也是近十年越來越多人推廣Decentralization(去中心化)的原因。

#北歐生活 #隨筆

(事先聲明:說「只要你是好人,光明正大,怕什麼別人監管」的人,快點滾,撿回大腦再回來。😃

//The recent Visa chaos, during which millions of people who have become dependent on digital payment suddenly found themselves stranded when the monopolistic payment network crashed, was a temporary setback. Digital systems may be “convenient”, but they often come with central points of failure. Cash, on the other hand, does not crash. It does not rely on external data centres, and is not subject to remote control or remote monitoring. The cash system allows for an unmonitored “off the grid” space. This is also the reason why financial institutions and financial technology companies want to get rid of it. Cash transactions are outside the net that such institutions cast to harvest fees and data.

A cashless society brings dangers. People without bank accounts will find themselves further marginalised, disenfranchised from the cash infrastructure that previously supported them. There are also poorly understood psychological implications about cash encouraging self-control while paying by card or a mobile phone can encourage spending. And a cashless society has major surveillance implications.//

 

https://www.theguardian.com/commentisfree/2018/jul/19/cashless-society-con-big-finance-banks-closing-atms?CMP=fb_gu

《何去何從?集中型社交網絡的危險》

facebook-01

Facebook (面書)近日的「洩密」事件掀起了極大輿論,Whatsapp創辦人Brian Acton更鼓勵刪除面書 ,陸續出現#DeleteFacebook的討論。我的歐洲同事,大多不太著緊,亦說財團操控媒體,並非新事。明顯,我們這世代不太在乎私隱。的而且確,財團操控媒體非新事,但論程度與可預見的發展方向,集中型社交網絡,可以是很可怕的怪物。然而,殺死一頭怪物,不代表世界就會和平,甚至可能是釋放更可怕的魔物。我會在以下總結集中型社交網絡的危險,知道這些原則,才保障日後就算網絡生態改變,我們不會落入其他陷阱中。

這次事件披露了Cambridge Analytica利用過五千萬人的Facebook資料,開展了針對個人設計的選舉工程。神不知鬼不覺之下,你的Facebook Newsfeed就已放滿度身訂造的選舉廣告。如果你不明白這有多「可怕」,我邀請你在自己的Facebook,到設定-廣告,看一看,你就會明白,你在Facebook的一舉一動,全部都有記錄。我貼了自己的(已經是最得體的一版),你看一看大概已知道我喜歡什麼了吧。透過這些活動,Facebook就知道你的性格、習慣、嚐好,從而改變你Newsfeed的內容,達到最佳的廣告效益,甚至影響你政見。

Screen Shot 2018-03-26 at 01.46.51.png

為了保障自己,我建議你:
一、將Facebook設定-應用程式(apps)中所有不需要的程式刪除
二、將手機Facebook App不必要的權限關閉
三、將Facebook設定-廣告設定幾項設定為不顯示

在Newsfeed演算法更新前的Facebook,的確曾凝聚了社會力量,甚至幫助了阿拉伯之春;在主流傳媒都由政府財閥操控下,Facebook曾經是容納異見的平台;基於Facebook是綜合社交平台,傳播力強,不少人因Facebook而接觸以往不會了解的資訊,受到啟蒙,甚至參與討論。這有如在公民廣場論政,是在連個榕樹頭下歇腳都沒有的現代社會最為缺乏的,亦是建立公民社會必有的土壤。問題是,現在的主流社交媒體仍能做到這角色嗎?Facebook已經不止一次因政見打壓言論,亦會受人錢財,改變面書顯示的東西。我認同立刻放棄Facebook是不智的,而暫時亦未有平台能取代Facebook,但主流社交媒體的禍害與隱憂,早晚要面對。不過這些問題,又是不是「移民」就能解決?而「移民」,又是否代表走回舊路,回到以前以論壇和分散站點的網絡生態?

我將集中型(centralized)社交媒體的危險總結成四點:
一、言論自由。
文章與資料發佈權,全部在財團手中,他們甚至有權把用戶禁言。已有不少無理禁言的例子,甚至出現追溯事件。
二、受操控的媒體內容。
由新自由主義橫行開始,美國容許公司擁有多個媒體(cross media ownership) ,導致美國主流媒體,竟然只屬於六個財團,正如香港大部份出版商和傳媒都由幾個財團控制。現在,連你的社交平台,都是由財團操控。更可怕的,是社交媒體比其他媒體更無孔不入。
三、個人數據化剖析(Personal Profiling)。
社交媒體與智能手機收集你所有的行為,轉化為數據。你的行為變得可預計,以往只是購物習慣,現在連你性取向,政見,性格都可以預測。集中的社交媒體,也方便進行實驗,找出有效操控個體行為習慣的方法。
四、私隱與資訊安全。
香港政府多次向Facebook索取個人資料,在2016年就達3541次!(提醒你,Facebook Messager 不是預設加密的,即是Facebook完全可以查看你和朋友之間的對話,除非你設成Secret Conversation。) 加上你的行蹤會被記錄,很容易就能預計你的實際位置,以及真正身份。
五、低質資訊泛濫。暫時的傳媒營運模式仍靠點撃率,亦鼓勵不斷發貼,所以平台充斥大量的click bait、剽竊或毫無營養的內容。
六、壓抑文字交流。流行平台都不鼓勵文字交流,Twitter只有140字限制,年輕人甚至只用Instagram Snapchat,連傳播短文的平台都沒有。

這幾點,是無論你Delete Facebook與否,都要知道的。否則轉到Twitter Vero,問題依舊,甚至轉到去中心化(Decentralized)的平台,都會一樣。去中心化平台,意即推廣獨立站台,防止一台獨大,不會由一間公司控制你所寫所讀。而現時流行的去中心化平台,包括mastodon,就像邦聯制,你可以加入不同的站台(instance),每個站台有不同守則,但聯盟的站台之間可以交流。然而,去中心化平台是否上述幾點的靈丹妙藥?

暫時的去中心化社交平台,也只由一個大中心,去到一個小中心,技術上並未解決權力集中的問題。況且,就算像Bitcoin,模式近乎distributed,意即無任何銀行、政府、或個體有權發行或擺弄貨幣,但結果Bitcoin市場還是由大戶操控,亦有不少洐生工具與集中平台處理Bitcoin,甚至由於無政府監管,不少人落入騙案中。就mastodon.social這我剛開始用的站台而言,條款也包括禁止種族歧視、性別歧視、排外等等言論。也就是說,只要moderator被收買,或者政見不合,同樣可以刪post,同樣可以出賣你的資料。而小型中心,未必有足夠人手處理安全問題,所以資料可能更容易被黑客盜取。所以安全起見,試玩新平台時,不要上載私人的資料。另外我不認為mastodon能代替facebook,是因為他是twitter代替品,同樣鼓勵大量無法組織的短訊,亦不便引用討論,作為發佈平台有效,但作為資訊和討論平台,仍有很大空間。

Screen Shot 2018-03-26 at 03.36.25

我個人立場,是不放棄Facebook,但同時嘗試新平台。Facebook仍然是未可取代的平台,壞處眾多,但暫時依然有凝聚力,亦能做到擴散傳訊,促進討論的效果。然而,Facebook不斷走下坡,前景不明朗,就以本專頁為例,由於Newsfeed機制,不要說Reach新用戶,連觸及Follower也難。更甚,某某新聞都可以誤判行山而一夜消失,如果不先準備,當Facebook不幸玩完,什麼凝聚力都會一夜消失,更可怕是慢慢消失也不自知。無論是為私利為自保,還是為了網絡生態發展,也應試用新平台,或許會創出新機會。我明白經營新平台需要人力物力,而且前景不明,可能功虧一簣,但就算組織不做,個人也可以做,留條後路,開條生路。與其說DeleteFacebook,不如說是開拓新路。

Screen Shot 2018-03-26 at 05.15.04
北歐心科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