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病毒研究醜聞 – 小評論

這幾天武漢病毒研究有大醜聞,有一篇《刺針》和一篇《紐英倫醫學雜誌》的文章被撤回,其中一篇聲稱抗瘧疾藥氫氧奎寧(hydroxychloroquine)增加死亡率,令很多氫氧奎寧研究被剎停,更成為傳媒拿來討伐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工具(因為特朗普一度鼓勵氫氧奎寧的研究)。其中一位當事人更是亂做幹細胞療法,我從事幹細胞研究,不得不插嘴講一下。

兩篇文章的研究數據都的來自Sapan Desai(作者譯:廸世賓)的公司Surgisphere(作者譯:外科混球公司),聲稱有來自七百家醫院過十萬個病人資料,廸甚至揚言,有這些數據,連臨床測試也不需要啦。後來有人覺得可疑,為何一間小公司,可以有如此大量的數據?沒有醫院表示與混球公司合作過。提及到的蘇格蘭國民保健署(NHS Scotland)更否認和混球公司合作過。追問下,廸本人表示連他自己也拿不出公司的數據。最後,兩篇文章和一篇預印文章都被撤回。

仔細一看,幾位當事人的往績相當可疑,《科學》雜誌的文章提到廸開了兩家公司,其中包括營運一份沒有人看的期刊《Surgical Radiology》(外科放射學),七年來只有29次引用,卻聲稱每月有一百萬閱覽。而另一位作者Amid Patel (作者譯:柏亞密),則有多家幹細胞療法公司,2016年更在《刺針》發佈過用骨髓幹細胞醫治心臟衰竭的研究,聲稱是最大型的心臟衰竭幹細胞療法測試,這麼「成功」,卻完全沒有後續。現在,又參與聲稱能用臍帶幹細胞醫武漢病毒綜合症的研究。

為什麼?因為骨髓幹細胞中根本沒有心臟幹細胞!他所謂的「幹細胞療法」都是草率地隨隨便便打一些幹細胞就當做了療法。沒有幹細胞,沒有誘導再生的分子,所謂的療效就算是真的,也只不過可能是細胞釋出的物質減緩了發炎之類的,對於心臟衰竭是不值一提。這樣草率無根據的研究,當然無可能做下去。如此草率,令我非常懷疑他其他公司所謂的幹細胞療法都是同一取態,難聽一點就是鳩做(粵語俚語:白做)。隨隨便便亂打幹細胞,不長出腫瘤也偷笑,你不如說用「屎眼幹細胞」來醫武漢病毒綜合症?再加上這次的醜聞,我極度懷疑這夥人的誠信。

又要說那句:「整個行業都被你搞壞啦!」

參考: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6/whos-blame-these-three-scientists-are-heart-surgisphere-covid-19-scandal

《Biorxiv是搶功勞網站?》

#老屎忽 #學術界廢老

話說有位退休教授,講了這麼信口雌黃的話。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130692

一般的科學研究論文,都是投稿到學術期刊,再由幾位匿名的同業科學家審核並提供修改意見,生物學的話,歷時半年至兩年不等(亦可以是無限輪迴)。「待印論文」(preprint) ,是未經審核的論文,放在網上,先睹為快。Biorxiv,是集中發佈生物學及醫學研究的待印網站。Biorxiv的文章,的確是未經審核,的確有很多垃圾,正如之前那篇印度論文我也說是垃圾。但是,說發在Biorxiv的人都是「要搶功勞」,簡直是信口雌黃,與時代脫節。幹細胞生物學巨頭Hans Clevers教授也在Biorxiv發preprint,他本來都不憂發論文了,又是要搶功勞嗎?也不用說很多知名期刊拒絕發佈過preprint的論文,知名教授願意發佈在biorxiv是很大風險的。

人家物理學Preprint的習慣有十幾廿年歷史,用以盡快將研究與同儕分享,有新的突破,其他科學家可以驗證和利用,加速科學進步。你計錯數,發表了廢的研究,全世界都可以驗證,公審,正如這次的印度廢文。

生物醫學研究惡性競爭的環境,導致科學家完全不會想分享自己研究成果,每次到國際會議時都小心翼翼,甚至要做間諜般套取別人研究項目,好保障自己的項目不被威脅。這都是因為生物醫學界好大喜功,貪新厭舊。反面的結果不要,非嶄新的研究不要,不夠爆點的題材不要。一個研究要做三至五年,同儕審核又要半年至一年,導致分享科學進度緩慢。有些題材你做我也做,做了幾年才發現走冤枉路,但由於訊息不公開,就各自走了一樣的冤枉路。

生物醫學研究的確不像物理學,人家很多觀察到的新數據都會公開發佈,而我們的實驗結果要親手徹夜不眠地做,不會公開,所以的確並不如物理學待印論文可以輕易驗證。但起碼是參考了其他科學領域的經驗,嘗試一改行業的惡俗風氣,不能輕輕一句「都是搶功勞」就否定整個Biorxiv的。

避免公眾誤用待印論文,必須要向公眾解釋,待印論文是未經過同儕審核,要很小心引用,不能當一般論文處理。例如提醒傳媒或非專業人士不應隨便就待印論文發新聞稿。另邊廂,其實很多經同儕審核的也是廢文,之前說蛇是WARS宿主那編就是審核過的垃圾,都有不少科學家批評。甚至在知名期刊也有很多垃圾,我也評論過當中一些。就算是待印文章,科學家自己審核過覺得可信,就可評論或不正式地引用,而正式文章,就算審核過,都一定要小心看待。看待論文,從來也該用專業的科學角度看,而不是單純期刊的影響因子。最後,與時代脫節的話,還是不要隨便張口說大話了。

《人類首對基因改造嬰兒:潘朵拉的盒子?》

geneediting1.png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中國研究員賀建奎聲稱已造出史上第一對基因改造人類嬰孩,隨即引起全球嘩然及科學家聲討 [1]。賀建奎聲稱,他們用CRISPR技術基因改造了胚胎,移植到母體並誕下了「愛滋免疫」的雙生嬰兒。他聲稱母嬰健康,亦通過了測序檢驗,證明實驗成功。賀建奎所屬的南方科技大學立刻發出聲明,指賀建奎早已被停職,一百二十二位中國科學家亦聯署譴責賀建奎。現階段未有科學期刊或研究機構證實他的宣稱,若然屬實,將是人類尊嚴的重大挑戰。

CRISPR-Cas9 技術,是取材自部份細菌防衛機制的基因改造技術。科學家發現部份細菌為了剪除入侵的病毒基因,發展出能精巧辨認病毒基因序列的防衛系統。經過逆向工程及改良,CRISPR-Cas9能夠辨認林林種種的序列,可以輕易做出基因改造的生物,包括小鼠、昆蟲、豬、猿猴及人類細胞等等,成為了分子生物學研究最常見及最強大的工具之一。在二零一四年,科學家成功造出CRISPR基因改造的獼猴[2],亦意味著,離造出基因改造人類的技術指日可待。

在二零一五年,中國科學家首度利用CRISPR技術改造人類胚胎,唯他們只用了無法成人的胚胎,避免了造出改造人類的爭議 [3]。儘管如此,亦激起了全球科學家重新審視改造人類胚胎的倫理共識。美國國家科學院在二零一五年,籌組了基改人類的倫理籌委 [4]。各國都開始允許有限度的基因改造人類胚胎研究,大前提是禁止將基改胚胎發展成胎兒。自此,幾乎每幾個月,科學家就重新審視基改人類的倫理共識。最大的爭議是,改造胚胎的基因,能夠帶到後代,亦意味著人類基因組裡會開始出現人工改造的基因型。最新的共識是 [5],在幾項條件下,可以接受基改人類胚胎的臨床測試。我列出其中幾項:1)沒有合理的替代方法; 2)局限於治療嚴重疾病;3)有充份證據證明該基因能直接並有效導致該疾病發生;4)只能改造成已知人類的基因版本,並且無相關副作用;5)充份臨床前試驗確保安全。

賀建奎聲稱的實驗,符合以上條件嗎?賀建奎聲稱由於嬰兒母親是愛滋病病毒帶菌者,所以要敲除嬰兒的CCR5基因,令其無法受愛滋病毒感染。而事實上,現在已有藥物及手術方法,可以避免母嬰傳染。就算真的要基因改造,也可以只針對免疫細胞改造,無須修改胚胎基因,不符合上述第一點。此外,移除CCR5不代表一定能防止愛滋病,加上現時CRISPR技術效率不是百份百,嬰孩有機會只有部份細胞移除CCR5,未移除的免疫細胞,仍會感染病毒,不符合第二第三點。另外,已知CCR5缺憾的人類會增加西尼羅病毒染風險,而CCR5敲除小鼠更有多種異於正常的症狀,加上CCR5缺憾在華人入面非常罕見,無法預計基因改造的後果[6],不符合第四第五點。可見,這是無視全球科學家共識的越軌實驗。

若然此實驗屬實,最大的倫理後果,是降低了基因改造人類的門檻,毋須恰當理據。既然他能修改CCR5,為什麼我不能修改其他基因,令我的兒女更強壯、更聰明、更俊美呢?這又稱作「設計嬰兒」爭議。儘管我們對人類特徵並未完全了解,暫時也未能修改一兩個基因而造出「優等人類」,但這就像是潘多拉盒子,人類已越軌試探,他日當我們更了解遺傳學,也許就有更大的誘惑,去重新定義、修改人類。當基因與特徵能被量化,能被改造,人類的尊嚴與價值會否改變?上世紀初,人類初窺遺傳學機理,發現原來我們可以利用遺傳學知識,配種出特定特徵的人類。這成為了優生學,當時社會普遍覺得是前衛思想,是人類的未來。後來,卻成為惡夢,儘管當時知識極為簡陋,也足夠導致各種不人道政策,甚至與引致世界大戰的思潮相關。這實值得我們深思。

註:圖片為上世紀初優生學影響下的「優等嬰兒比賽」

[1]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cr20189

[2] https://www.cell.com/abstract/S0092-8674%2814%2900079-8

[3] https://www.nature.com/news/chinese-scientists-genetically-modify-human-embryos-1.17378

[4] http://nationalacademies.org/hmd/Global/News%20Announcements/NAS-NAM-Human-Gene-Editing.aspx

[5] http://nationalacademies.org/cs/groups/genesite/documents/webpage/gene_177260.pdf

[6] https://www.technologyreview.com/s/612458/exclusive-chinese-scientists-are-creating-crispr-babies/amp/?__twitter_impression=tru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