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麗的花》

人性是美好的,就像這棵花一樣。

藥物也是美好的,都是為人類健康而生,也像這棵花一樣。

不會有人刻意製造藥物需求,太陰謀了。

不會有政黨會用國民健康換錢,太陰謀了。

就算你不監察,不打擊,都不會發生這種事,因為人性本善。歷史上也未曾出現過這些事,大概是你得了精神病,患了妄想症,才會接受這種荒謬。

每顆藥丸,都帶著微笑。生活不快?其實是有病了,快食藥,醫治一下。第一次可以免費給你試試,再要的話,再問我拿,源源不絕,快樂無窮。朋友,我是為了你好。

我是種花的,他也是種花的,種花不是罪。種甚麼,如何種,都不緊要,因為人總是美好的,花也總是美好的。

「看開一點」?

本來不想說太多話,卻因為見到太多不堪卒讀的話,忍不住說兩句。
很多人分不清情緒困擾和抑鬱,然後就做正能量大師,以說教方式,到處建議人「看開一點」,「開心一點」,「想想比你更慘的人」,然後世界就會很美好。喂阿哥,我也想看開一點,問題是無法看開啊。我自己的狀況已經把我壓死了,你還叫我「想想其他人的情況」?如果理性能解決的,那是鬱悶,那是失意,那是一時喪志,不是抑鬱。你會叫盲人「看開一點」,叫瘸腿的「試試走動」,叫截肢的人「長隻手出來」嗎?

沒錯,抑鬱不是單純的生理疾病,也有很重心理與社交成份,就算輔以藥物,終究也得是患者自己走出來。可是,這不是隨隨便便一句看開一點就可解決的。令我最難受的,是責難與拋棄的感覺,而叫我看開一點,正正就像把我踢到一邊,閣下自理,彷彿這副模樣,皆因我「不肯看開」。其實我最需要的,是你的體諒與接納,就像你不會介意我患感冒會發燒,患腸胃炎會嘔吐一樣,我也想你相信,在種種抑鬱症狀下,我還是我,想你可以陪我走過,可以跟我說一聲:”It’s alright.”

真正的抑鬱,是很痛苦的事。我不愛公開多說自己的狀況,是因為我有時覺得,社會太矯情,甚至追逐悲情,導致有些人輕輕忽忽就說抑鬱,甚至賣弄抑鬱,甚或久而久之真的演變成抑鬱。這也是為何這麼多人輕輕忽忽就做正能量大師,他們以為,稍有鬱結,就是抑鬱了。社會的確需要正氣,但廉價的正能量,只會是濫情,只會更傷害抑鬱者。「看開一些」,「開心一點」,並無不妥,大家都希望開心,但這絕不是抑鬱者的解藥。

補充:放心,我很久以前已沒事了。不過抑鬱彷彿是殺不死的,偶爾也會跑出來,有時,每天也是戰鬥。

#隨筆

#隨筆

depressed.png

《瑞典南部都睇到極光既極光》

如果人同你講極光唔好睇,請同我掉佢落山。

話說前幾日無啦啦上網話有極光,我心諗,舊年我天寒地凍去到瑞典北部都睇唔到,你同我講走出街就有得睇?點知個個話睇到不止仲有圖有真相,嚇到我即刻熊貓.jpg,著件衫拎部相機就衝左出街。

北歐既森林仲多過seven eleven,梗有一間起左近,由於太想見到極光既緣故我一野就跑左入森林,入到深處先醒起其實睇完好似要搵路返出去。Anyway 我知極光會起北邊開始出現,望住北斗七星我就跑啊跑,最後跑到一個冇人冇燈湖邊。心諗,呢個spot除左可能無啦啦有隻狼走出來或者有人來打劫之外,都冇咩缺點,今次仲唔俾我睇到。

呢啲就叫Fifty Shades of Grey
呢啲就叫Fifty Shades of Grey

原來睇極光就同捉鬼就差唔多,未去到咒怨加椰子既級數肉眼都睇唔係好到,呢個時侯用相機一影,就會發現都唔知係唔係既綠色野。等左成半粒鐘,終於好似有少少野,但我都分唔到係唔係幻覺,自己諗多左。相機一影,果然又係,不過肉眼睇就真係綠乜鬼色,fifty shades of greys 就有佢份。朋友起第二度睇:「我睇到極光啊,不過唔係極光囉」。我心諗,究竟係唔係極光既北極光定係極光既非北極光呢,好難捉摸啊。算啦,極光同女神一樣,這輩子都不會有緣架啦。

但眼見身邊咁多勵志故事,等媽媽改嫁都等到做機師,我決定(搵朋友一齊)等落去。 等左陣,無啦啦前面一塊堍綠色飛出來,世界末日咁款,嚇到我鼻哥翁都冇綠!基督徒應該終於搵到上帝存在既證明,因為擺名係有人一筆一筆起天幕度畫畫!極光最好睇就係睇佢浮現消失,有如鬼魅既綠色畫布起天空中飄抑!_! 點解冇人話我知極光真係咁好睇?而再過一陣,個天突然有幾條綠色既蛇起北斗七星旁蜿蜒溜過,我最期待的畫面出現了!

北斗七星旁蜿蜒的綠蛇
北斗七星旁蜿蜒的綠蛇

驚喜一浪接一浪,每當我諗住走,都會有新一波。最後,北斗旁居然穿左窿倒瀉左顏料咁款,翡翠綠仲伴住緋紅進場,沿住天球放射開去!聽講紅色極光係最罕有!我果刻真係覺得人生充滿希望,好似無啦啦起天到跌左個女朋友俾我咁!極光真係好好睇,如果你叫我揀極光定女朋友,我一定揀女朋友!

有圖有真相!紫紅色極光!
有圖有真相!紫紅色極光!

襯上遠處的小鎮倒是更美麗
襯上遠處的小鎮倒是更美麗

落雨淋落來咁...
落雨淋落來咁…

極光已強到在城市燈光上都能清楚看到
極光已強到在城市燈光上都能清楚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