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演界的雙重標準》

所謂「後遺症」,是看病發率的,當一個疾病或疫苗的覆蓋率高,什麼奇形怪狀的癥狀,都可能被報告成後遺症。這些症狀有多常見,是否和未感染群體的發病率有異,都是重要的。

經典的例子是HPV疫苗後遺症研究,我們暫且相信研究報告的結果,所謂後遺症,其實無論打不打疫苗,都會出現,不是疫苗導致。這可能令患者和家屬很難接受,但若果報告準確,這就是事實。

但我很好奇,同一班人,在面對武漢病毒,則態度180度轉變,大肆就少量報告的癥狀而恐慌。BBC甚至揭發一宗21歲少女「因武漢病毒心臟病發致死」的個案,根本就沒驗過武漢病毒。如果將一切都歸咎傳染力極高的病毒,你大可以說武漢病毒導致車禍,導致飛機失事,導致中六合彩。

疫病和疫苗是科學,但防疫和打疫苗是政治。流感有一定殺傷力,但是否要怕到甘願上中国打疫苗?當大陸人搶住來港打疫苗,香港人會排隊上深圳打流感打HPV疫苗,真有趣。製作過程和儲存方式都不清楚,也出現過儲存雪櫃故障但仍然賣疫苗的例子,你覺得會比你感染流感安全?「上中国打,便宜嘛!」這就是效益和風險的衡量。(我之前寫過有關流感疫苗的分析,連結在尾段。)

HPV疫苗,能有效預防相關的HPV病毒感染,但說到預防子宮頸癌,則是推斷而已。因為十年前才在十多歲的女孩群體引入疫苗,今日她們只有廿幾歲,而子宮頸癌一般病發都起碼要到三十五歲,根本此時此刻無法確定能否防治子宮頸癌。特別HPV是「公廁病毒」,四處都是,而且有超過一百種,當中有十四種能導致癌症。只是當中16型和18型較常見於子宮頸癌患者,所以我們相信消滅了其中幾種型,就可以消滅相關的癌症。能導致細胞繁殖病變的16型和18型有演化優勢,因為其病毒蛋白更有效入侵細胞、刺激增生和導致基因突變。然而,消滅了16型和18型,會如何影響其他型的生態,會否演化取代同一個角色,是未知的。

我個人相信是有一定效用,但只是我相信而已,是否代表有足夠證據,令我覺得要用公帑,強制所有女孩打,每位盛惠幾千元呢?除了上述論點,也要看子宮頸癌的發病率和疫苗成本效益,是否值得人人打,還是該留錢來做好檢測和治療病人,這就是計算。當然,世衞的報告說值得。但是,就算世衞多喜愛推廣HPV疫苗,也出過報告表示,男性打HPV疫苗是不合成本效益,然而為何部份國家,連男孩也要強制打呢?(順帶一提,研究指出,就算打了HPV疫苗,仍然需要配合抹片檢查,才有效防治和合乎成本效益。所以大家就算打了疫苗,也要做抹片檢查。)另外,肺炎鏈球菌疫苗,是否值得用公帑資助打,已故傳染病科醫生勞永樂也有所質疑。當然,你們信世衞,不信勞醫生嘛。

醫學研究和藥物研發,是科學,受理性分析和批判,很正常,也是應該的。但某些人總會把某些議題變成神聖不可侵犯的宗教。一時要相信世衞,不能質疑新款疫苗,一時又相信醫學演員,不能質疑武漢病毒很恐怖,雙重標準。你夠膽質疑政府?夠膽質疑大醫學機構?夠膽質疑藥廠?一定是偽科學啦,我的高中生物學知識才是科學啊!

https://www.cochrane.org/news/scientific-expert-reaction-new-cochrane-review-hpv-vaccine-cervical-cancer-prevention-girls-and

https://www.ncbi.nlm.nih.gov/books/NBK321762/

《應該打流感疫苗嗎?流感疫苗的製作、效用與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