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雜談》 2020.06.20

《仲夏雜談》 2020.06.20
今日是仲夏節,是我在瑞典過的第七個仲夏,也是第一年忙到連仲夏節也差點忘掉。往常再忙,同事都會談論,也會放假,因為仲夏節是瑞典最大的節日。今年我獨留家中寫論文,直至昨天落街食飯,見到所有餐廳休息,才發現是仲夏前夕。今日是夏至,意味著過了這幾天日照就會越來越短,邁向冬天。

入鄉隨俗,雖然無暇去仲夏活動,也特意外出用餐,享受陽光。日光正好,旁邊的情侶和我聊起天來。在瑞典鮮能和陌生人談話,因為瑞典人普遍不愛攀談,也不喜結交朋友。來自美國的男生J和印度的女生A,顯然喜愛聊天,也難得能和陌生人暢所欲言。講講大家到瑞典的原因,講起各種文化差異的趣怪,也是在歐洲的異鄉人常有的趣談。談起《仲夏節》這套恐怖電影,對於身在瑞典的人一定是荒謬到Cult,如此美好的節日,仲夏歡樂的場景,居然做成恐怖片,乍看實在有周星馳的味道。但《仲夏節》表面光鮮,內裡陰暗,也許是部分外地人對瑞典的看法。

最有趣是A講起他遇過的瑞典男子,很多都是不擅社交,總是姿姿整整,社交緊張,失去魅力。最難接受的是,他遇到瑞典人表面上政治正確,卻在字裡行間顯出歧視的內心。相較於政治她不正確的美國男性朋友,雖然有時會講出”oriental”, “Indian folks”這些超級政治不正確的詞語,反倒不會覺得他們歧視。瑞典人性格也如是,常常口不對心,外國人初接觸會覺得難了解。主動示好,特別是愛攀談倜儻的美國人,他們會覺得膚淺和帶機心。

也是,瑞典聲稱左翼,但有研究發現在瑞典使用中東名字求職,會比瑞典名字難十五倍。故此在瑞典,也許改名才易辦事。反而在美國,不需要改名,因為印度名中文名有時倒有優勢。講起大家的名字,J是西班牙語名,基本上在美國沒人叫對他名。我還以為只有我的香港名字難讀,原來美國人也會有此煩惱。也說起二三十年前新墨州很多中二病父母,將孩子改名做Fate, Tru Knight, Leaf, Branch, 最誇張是他繼弟,叫”Twilight Magic Moonstone”,一定有著悲慘的童年哪。看來香港的士多啤梨蘋果橙,實為小事,大家也莫為自己的名字不夠歐美而苦惱。

講起各國不同,都是互相欣賞和戲弄,相談甚歡。期間也講起香港,也多謝美國人願意支持。人家在拍拖,我也識趣,沒有講沉重的話,最緊要開開心心,結立一下情誼,分享一下現況。曬曬太陽,說說趣事,過個快樂的仲夏節。大家都覺得在瑞典能攀談交友,實屬難得,也是緣分。握手道別,得閒飲茶,是武漢病毒的人際區隔下,難得的緣份,也是都市人際疏離隔膜的解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