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夏雜談》 2020.06.20

《仲夏雜談》 2020.06.20
今日是仲夏節,是我在瑞典過的第七個仲夏,也是第一年忙到連仲夏節也差點忘掉。往常再忙,同事都會談論,也會放假,因為仲夏節是瑞典最大的節日。今年我獨留家中寫論文,直至昨天落街食飯,見到所有餐廳休息,才發現是仲夏前夕。今日是夏至,意味著過了這幾天日照就會越來越短,邁向冬天。

入鄉隨俗,雖然無暇去仲夏活動,也特意外出用餐,享受陽光。日光正好,旁邊的情侶和我聊起天來。在瑞典鮮能和陌生人談話,因為瑞典人普遍不愛攀談,也不喜結交朋友。來自美國的男生J和印度的女生A,顯然喜愛聊天,也難得能和陌生人暢所欲言。講講大家到瑞典的原因,講起各種文化差異的趣怪,也是在歐洲的異鄉人常有的趣談。談起《仲夏節》這套恐怖電影,對於身在瑞典的人一定是荒謬到Cult,如此美好的節日,仲夏歡樂的場景,居然做成恐怖片,乍看實在有周星馳的味道。但《仲夏節》表面光鮮,內裡陰暗,也許是部分外地人對瑞典的看法。

最有趣是A講起他遇過的瑞典男子,很多都是不擅社交,總是姿姿整整,社交緊張,失去魅力。最難接受的是,他遇到瑞典人表面上政治正確,卻在字裡行間顯出歧視的內心。相較於政治她不正確的美國男性朋友,雖然有時會講出”oriental”, “Indian folks”這些超級政治不正確的詞語,反倒不會覺得他們歧視。瑞典人性格也如是,常常口不對心,外國人初接觸會覺得難了解。主動示好,特別是愛攀談倜儻的美國人,他們會覺得膚淺和帶機心。

也是,瑞典聲稱左翼,但有研究發現在瑞典使用中東名字求職,會比瑞典名字難十五倍。故此在瑞典,也許改名才易辦事。反而在美國,不需要改名,因為印度名中文名有時倒有優勢。講起大家的名字,J是西班牙語名,基本上在美國沒人叫對他名。我還以為只有我的香港名字難讀,原來美國人也會有此煩惱。也說起二三十年前新墨州很多中二病父母,將孩子改名做Fate, Tru Knight, Leaf, Branch, 最誇張是他繼弟,叫”Twilight Magic Moonstone”,一定有著悲慘的童年哪。看來香港的士多啤梨蘋果橙,實為小事,大家也莫為自己的名字不夠歐美而苦惱。

講起各國不同,都是互相欣賞和戲弄,相談甚歡。期間也講起香港,也多謝美國人願意支持。人家在拍拖,我也識趣,沒有講沉重的話,最緊要開開心心,結立一下情誼,分享一下現況。曬曬太陽,說說趣事,過個快樂的仲夏節。大家都覺得在瑞典能攀談交友,實屬難得,也是緣分。握手道別,得閒飲茶,是武漢病毒的人際區隔下,難得的緣份,也是都市人際疏離隔膜的解藥。

武漢病毒研究醜聞 – 小評論

這幾天武漢病毒研究有大醜聞,有一篇《刺針》和一篇《紐英倫醫學雜誌》的文章被撤回,其中一篇聲稱抗瘧疾藥氫氧奎寧(hydroxychloroquine)增加死亡率,令很多氫氧奎寧研究被剎停,更成為傳媒拿來討伐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工具(因為特朗普一度鼓勵氫氧奎寧的研究)。其中一位當事人更是亂做幹細胞療法,我從事幹細胞研究,不得不插嘴講一下。

兩篇文章的研究數據都的來自Sapan Desai(作者譯:廸世賓)的公司Surgisphere(作者譯:外科混球公司),聲稱有來自七百家醫院過十萬個病人資料,廸甚至揚言,有這些數據,連臨床測試也不需要啦。後來有人覺得可疑,為何一間小公司,可以有如此大量的數據?沒有醫院表示與混球公司合作過。提及到的蘇格蘭國民保健署(NHS Scotland)更否認和混球公司合作過。追問下,廸本人表示連他自己也拿不出公司的數據。最後,兩篇文章和一篇預印文章都被撤回。

仔細一看,幾位當事人的往績相當可疑,《科學》雜誌的文章提到廸開了兩家公司,其中包括營運一份沒有人看的期刊《Surgical Radiology》(外科放射學),七年來只有29次引用,卻聲稱每月有一百萬閱覽。而另一位作者Amid Patel (作者譯:柏亞密),則有多家幹細胞療法公司,2016年更在《刺針》發佈過用骨髓幹細胞醫治心臟衰竭的研究,聲稱是最大型的心臟衰竭幹細胞療法測試,這麼「成功」,卻完全沒有後續。現在,又參與聲稱能用臍帶幹細胞醫武漢病毒綜合症的研究。

為什麼?因為骨髓幹細胞中根本沒有心臟幹細胞!他所謂的「幹細胞療法」都是草率地隨隨便便打一些幹細胞就當做了療法。沒有幹細胞,沒有誘導再生的分子,所謂的療效就算是真的,也只不過可能是細胞釋出的物質減緩了發炎之類的,對於心臟衰竭是不值一提。這樣草率無根據的研究,當然無可能做下去。如此草率,令我非常懷疑他其他公司所謂的幹細胞療法都是同一取態,難聽一點就是鳩做(粵語俚語:白做)。隨隨便便亂打幹細胞,不長出腫瘤也偷笑,你不如說用「屎眼幹細胞」來醫武漢病毒綜合症?再加上這次的醜聞,我極度懷疑這夥人的誠信。

又要說那句:「整個行業都被你搞壞啦!」

參考: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20/06/whos-blame-these-three-scientists-are-heart-surgisphere-covid-19-scand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