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的豬》

《專業的豬》
你可以選擇做被圈養的豬,也可以選擇做拯救豬的人。不過,後者會成為痴線佬。他們會無視你解救豬的正職,諸多批評你無關的知識。哎呀,他不像我,我是懂微生物學的豬。你看他居然批評豬農用抗生素啊!你可知道我們生活這麼密集的豬群,如果不用抗生素會有什麼後果嗎?更甚,豬甚至會說,他居然批評豬農打激素啊!知道不打激素,豬農不能盈利,我們會有甚麼後果嗎?你無科學知識!你批評我!你是痴線佬。

反對核武的人,不需要知道核裂變的物理學基礎,也不需要知道是哪個年份,由哪個科學家提出的。只要知識不與應有判斷相違背,你不可能說,「你的物理學是錯的所以你不能反對核武。」,「你的編程知識是錯的所以你不能反對Facebook」。否則共產黨也能叫「你的共產主義知識是錯的所以你不能反對我」,然而,共產黨的惡行和共產主義是什麼根本是無關的。

這是個後理性時代,感覺永遠優先,甚至「以為自己很至理性」的感覺,也超越了理性本身。追求「我很理性」,引誘人自作聰明,中了權貴的陷阱。批評了反疫苗的智障理論,連中學生都曉批評的東西,就覺得,嘩,我好理性啊,我好優越啊,甚至自作聰明到會為藥廠的權威辯護,沒藥廠你就沒藥食啦,不要質疑藥廠。你會不會說,沒地產商就沒樓住,所以不要質疑地產商?

你是最聰明的人,完成了連中學生都會的批判,卻令藥廠世衛等成了無上權威,到今日武漢肺炎爆發,才驚世大發現,哎呀!原來公開的醫學公共衛生組織,可以是錯的啊。對啊,聰明人,天才,不就是你充當理性份子時順道養出來的嗎?

大學的訓練,成了職業培訓所,沒有哲學訓練,你是要交稅的豬而已,不需要思考。我不知道哲學系如何,起碼如今做科學的博士,都是不需要懂科學哲學的,只是計數和做實驗的職業訓練而已。甚至,科學家智力是最高,卻是最蠢的豬,明明整個學術界是以學生和Postdoc的人血來維持,卻乖乖地受死,連做麥當勞的也不會受這種大規模壓榨。所謂的Doctor of Philosophy,可謂有辱Philosophy之名,你根本不愛思考,不愛知識,不是博士,只是專士,只是會點專業的豬而已。

當你見到世界充斥這種人,不要傷心,自己活得好一點,然後見著這些豬自取滅亡,也是樂事。而且,除了選擇做豬或解救豬的人,還有第三個選項,你可以做豬農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