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打手:換頭手術係垃圾科學

headTransplantsmall

直接講,換頭手術係垃圾科學。(由於仍然可證偽,所以暫且不稱作偽科學)

雖然有點old news is exciting,但少見華文世界有科學評論,故還是要講講。話說大約兩年前意大利外科醫生Sergio Canavero聲稱將要做世上第一宗換人頭手術,在上月,他們宣佈即將為一名中國男子換頭。他在年間和中國哈爾濱醫科大學合作,做了幾單所謂動物脊髓再生甚至「換頭手術」,亦聲稱他們移植猴頭後,猴子能生存20小時(並沒有發佈在同儕評審的期刊上)[1]。

//推薦貼文:《別鬧了!成年人類神經會生成 問題只是多少》//

其實無需多辯論,只有一點就足已證明Canavero永遠不會成功:斷掉的中樞神經無法修復,至少如今沒有這樣的科學。Canavero聲稱能用聚乙二醇(PEG,一種聚合物)當作「膠水」,能把斷掉的神經粘在一起,這是荒唐,毫無科學根據。的確有研究指PEG能粘合脊髓受損動物神經元的細胞膜,並提升受損動物的活動能力,但該研究的動物只受了擠壓傷害,並沒有切斷整個脊髓,跟換頭手術是天淵之別 [2]。打個比喻,就像是將整個HDMI線剪斷,然後妄想粘點金屬下去,就可以恢復功能。況且,如果有這樣的神奇膠水,早就拿來醫脊髓損傷,世上也沒那麼多癱瘓病人,脊髓再生研究的同志全部可以收工,告老還鄉了。

Canavero 做了的實驗只有幾個,而且離題萬丈,說人頭移植,是天方夜譚。一、將兩具人類屍體的頭換掉,就以為練習換頭了。玩死屍的話,把龜頭換下去你也能成功。二、將鼠頭接合到另一大鼠身驅上。這倒有點科學價值,他先將鼠頭的血液供應轉駁自第二隻大鼠,再將維持「生命」的鼠頭連接到第三隻大鼠(受者),但此只提供令頭部「存活」多片刻方法,仍不代表能因此可換頭。三、用PEG「修復」脊髓受損的大鼠和小狗。我已講過,受損和切斷完全不同。另外,論文中動物創傷的程度很難準確地量度,故無法得出公平的結論,說明PEG能修復脊髓。

總之,就算你有再高的手術技術,換頭手術都是不可能的,沒有這樣的科學。Canavero是我們要警戒的例子,未發佈同儕審閱的論文,就好大喜功,自吹自擂。我懷疑他不單是自大,只是用傳媒曝光騙取知名度,從中收受利益。其實在再生醫學界,的確有不少胡來的醫生,根本不懂科學,或者被好大喜功的科學家矇騙,輕則,做了些無謂研究,重則,用以騙財,甚至導致重大事故(已有不同事例,以後再撰文)。幸好,我們如今即將進入轉譯醫學 (Translational Medicine) 的時代,終於提升了生命科學的地位,並開始把不同生物知識轉譯成醫術。希望會有更多醫生懂科學,也希望科學家自重,謹守科學家應有的品格與精神。

參考:

[1]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world/2017/11/17/italian-doctor-says-worlds-first-human-head-transplant-imminent/847288001/

[2] Shi Y, Kim S, Huff TB, et al. Effective repair of traumatically injured spinal cord by nanoscale block copolymer micelles. Nat Nanotechnol. 2010;5(1):80-7.

[3] https://www.usatoday.com/story/news/world/2017/11/17/italian-doctor-says-worlds-first-human-head-transplant-imminent/84728800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